殿堂级腿毛王子

这里阿绕,懒癌智障。
要文没有,要命一条。

【刀乱血族企划.膝丸线】01远东魔女

写不出想要的感觉,也没啥科学性,就只能把想到的东西稀烂地堆在一块,没脸打膝丸的tag


01.远东魔女


Benedictus, benedictus

神圣,神圣的主啊

Benedictus qui venit in nomine Domine

祝福保佑那以上帝的名义到来的神 

Sanctus Dominus Deus Sabbaoth

圣洁的上帝,无上的神中之神 

Pleni sunt coeli et terra gloria

将荣光撒满天堂和大地*

……


那是曦光中的颂歌,溪流般盘旋着前进,富于装饰的华丽行板轻轻升起...

其实想一想,我还是很感谢膝丸的
毕竟我真的读了十多年的膝(qi)盖
虽然小时候做语文卷子也能选对
但是一说话还是qi盖qi盖的
厨了弟弟之后彻底改好了
谢谢膝丸(鞠躬

【末日企划·膝丸线】05

刀乱末日企划 膝丸线其五

企划走这 @末日企划主页 

又臭又长,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了QAQ




05.


D市的冬天是很冷的,作为首都,它并非温和柔软,反而干燥生冷,混着沙尘的风刮在脸上,似乎硬是要割出一道深痕。强风吹袭下的街道上见不到一个人,大雪狠狠地砸下,将窗外的一切都变得混乱不堪。


风雪的肆意不足为惧,真正令人忌惮的是人言的暴乱。打开各大新闻媒体平台,上面只有一些稀松平常的恐怖袭击新闻,无一不以“已得到控制,请市民放心”结尾,但是打开社交网页,又是另一番景象了,“请让我们知道真相”、“消息封闭,政府药丸”一类的言论层出不...

坐我左边的同学帮我画的x
第一次勾搭到会画画的太太,超兴奋!

大典太限锻坠机113发
我赌不动了 抱歉啊光世

【末日企划·膝丸线】04

刀乱末日企划 膝丸线其四

企划走这 @末日企划主页 

对不起,我写的太狗屎了,连自己都看不下去



04.


亲爱的爸爸:


当有人把这封书信交给你的时候,你的女儿已经狗带了。


请爸爸不要难过,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再悲伤我也不会回来,爸爸你应该很清楚的。很抱歉继妈妈之后我也离开了你,但有些时候就是身不由己的,如果机器开成功了,那我就十分高兴了。


所以希望爸爸能好好生活,少抽烟,晚上不要熬夜,好好吃饭,实验室里麻烦的事情交给其他小年轻去做,过几天应该会有人把我的研究资料带给你,那应该算是遗物了吧,爸爸你如果有需要,请随意取用。...

【末日企划·膝丸线】03

刀乱末日企划 膝丸线其三

企划走这 @末日企划主页 

此次联动提到的婶婶 @最后的三三 

瞎掰成分多,请饶过我


03.


朔踩着拖鞋狂奔。


中途不小心踢飞了一只拖鞋,膝丸帮她捡起来,可抬头一看,小个子的女人已经光着一只脚跑得没影了。


膝丸不难看出,朔其实跑得十分吃力,毕竟腿长和体能的差距摆在这儿,朔的“狂奔”在膝丸眼里顶多算得上“小跑”,只是朔很少停歇,即使喘得仿佛心脏要从胸腔里炸出来,她也依旧在前进。


寂静的走廊里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以及朔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另一位付丧神的存在实在是个棘手的问题...

【末日企划·膝丸线】02

刀乱末日企划 膝丸线其二

企划走这 @末日企划主页 

此次联动提到的婶婶 @最后的三三 

写的比较杂乱的一章,赶进度,有空再修修补补


02.


千钧一发!


太刀与敌相接,霎时有灼目的火花从刃上飞溅而出,磅礴的威压如风雷一般冲涌,那是不可抗拒的天意,刀刃所向之处,都是他的领域。


利器摩擦出尖锐的锋鸣,他说了“退下”,那就绝不会容许任何人再靠近一步,张牙舞爪的可怖之物带着它的二十六道枷锁,一点点地退下阵来,直到捆着它的立柱轰然倒塌,它便真如一个待殛的囚徒,跪倒在他面前。


朔此刻就像在风暴中心,可那里反而是最为平...

【末日企划·膝丸线】01

刀乱末日企划 膝丸线其一

企划走这 @末日企划主页 

让我来划一波水x铺垫较长各位阅读辛苦了


01.


Ring around the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shes Ashes,

We all fall down.

葬礼上的花环,

掩盖尸体腐臭的花束,

到处是火葬的灰烬,

我们都死了。*


造物主让我们来到这个星球,给我们适宜的温度,适合生物呼吸的大气,以及孕育生命的液态水,让我们感恩这无私的神眷。然而,人类短暂的历史中,物竞天择和基因淘汰,并不是什么鲜闻。鼠疫、...

助攻大师3

备州组加其亲友,轻松向。鹤家人不要打我,我是爱鹤的(๑•ี_เ•ี๑)

二走这
一走这

先说隔壁那一屋。 

太郎和烛台切一人架着委托人的一个胳膊,两个超过一米八的汉子(尤其是太郎,我就不赘述了,大家都懂),弯着腰架着他走,他的脚还是腾空了,两个人挑担子一样把委托人抬回事务所,青江在前面笑得一脸天真烂漫,举着小旗子喊加油加油。 

“先休息一会吧。”烛台切提议,太郎附议,青江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看着矢娄在仰卧起坐的垫子上,哮喘驴子般摇头晃脑。 

过了一会儿,良心终于萌芽了,三个人伺候着委托人喝了水散了热,哮喘的老秃驴终于平复了呼吸,然后四个大男人围坐在小小的垫子上,烛台...

© 殿堂级腿毛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