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号就放刀男相关了,以前写的其他东西不会删,其他账号有缘你会找到的。
加油。
头像和背景均是自摄✌🏻
 
 

暗搓搓一把复健

宇智波斑!入阵!


那时候风正起,满目的黄沙卷上九层云霄,他一手攀着秽土转生的棺材板,一脚从地狱归来,转而又一脚踏上了战场,大地战战兢兢地托举起他的双脚,罡风惊惶地穿空乱舞,这个已死之人,只凭一个名号,就惹了众生缄默。


他移动了,脚步由缓到急,毫无顾忌地直向忍者联军的方向。就像他全盛时期的终结谷之战,他穿着露足的忍者鞋,小腿缠着绷带,腰间是朱红的火漆战甲,全部是实用牢固的款式。他一生没有戴过木叶的护额,始终不曾穿过木叶的服装,他穿纯黑的色无地,将双腿紧收在笔直一线的和服中,背后是唯一的团扇纹,那是半遮入山峦的残阳,一滴血色,没入眼瞳。


他用火焰团扇和镰刀,但现在镰刀成了他腐朽后的拐杖,团扇也在宇智波带土那里。他两手空空,却也不恼,只面无表情,长发如飞,刺入敌阵。


人们终于看清了他,身披浓红,发如泼墨,显露的一只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勾魂摄魄,顷刻间令人毙命。他未着表情时,他是庄严古奥的凶神,他因酣战而起了笑意,他便是让万神之主黄泉回眸的伊邪那美。他随手夺过身旁的忍具,翩然周旋间甚至起了兴味,反手在敌人肚子上贴稳了起爆符。他所到之处,拉枯摧朽,溃不成军,他爱查克拉肆意流涌,脚踩须佐,驾驭九尾的感觉,他也喜欢近身肉搏,拳拳到肉,酣畅淋漓。


他斜眸,不自觉中带着睥睨众生,那眼神中,一分魅惑,二分凉薄,七分狂傲。这是战国时期的大家风范,他入阵,他破敌,他熟稔得像一曲心照不宣的轮舞曲,轮回眼换下了写轮眼,他抬手召一颗天碍震星,低眉吟一道豪火灭却,龙炎放歌狂放又张扬,几十个水遁忍者挡在他面前,终化为铺天盖地的茫茫白雾。


孤高的天狗手持八坂琼勾玉,他站在阵中,四面是如临大敌的五影与忍者联军,须佐能乎抬手削平了八方的山头,他勾唇而笑。


“你们也想起舞吗?”


这就是远古的宇智波的创设神啊,他站在万人中央,将那惊恐的目光当做给予他的万丈荣光,他是生而处于云巅的男人,可又偏偏爱与那深渊泥淖纠缠不清,心愿与魔共舞,借黑暗的手改造世界。规则算什么?世俗算什么?他就是那种能无所谓地笑着渎神的疯子啊,只怪那年终结谷的顶上化佛,将他一刹年华封入了伊邪纳岐中,抓尾兽,开四战,不只是那族中年轻人的执念,也是他无数痴恨、蛛丝缠身的报应呐。


29 Jun 2017
 
评论(4)
 
热度(1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