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号就放刀男相关了,以前写的其他东西不会删,其他账号有缘你会找到的。
加油。
头像和背景均是自摄✌🏻
 
 

【末日企划·膝丸线】02

刀乱末日企划 膝丸线其二

企划走这 @末日企划主页 

此次联动提到的婶婶 @最后的三三 

写的比较杂乱的一章,赶进度,有空再修修补补



02.


千钧一发!


太刀与敌相接,霎时有灼目的火花从刃上飞溅而出,磅礴的威压如风雷一般冲涌,那是不可抗拒的天意,刀刃所向之处,都是他的领域。


利器摩擦出尖锐的锋鸣,他说了“退下”,那就绝不会容许任何人再靠近一步,张牙舞爪的可怖之物带着它的二十六道枷锁,一点点地退下阵来,直到捆着它的立柱轰然倒塌,它便真如一个待殛的囚徒,跪倒在他面前。


朔此刻就像在风暴中心,可那里反而是最为平静的,于是她得以冷静下来,审视着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一切。


那是从天而降的一人,用势不可挡的斩击,将朔与死神的照面打断。


无从问他的来路,亦不知他的归属,目前唯一可知的,仅仅是他的名讳。


虽然这一切都难以让人理解,但有一件事,是朔能万分肯定的。


rpg单兵火箭筒尚不足以对这具活体造成伤害,然而那人手中薄薄的一柄太刀,却将活体逼得节节避退;坦克穿甲弹的巨大势能无法击退这怪物,只能略略使它停顿,而作为冷兵器的太刀,却摧枯拉朽般,将那钢铁一样坚硬的肢体瞬间豁开,暗红的血液噗嗤地飞涌,却不染脏刀光分毫。


陌生的名讳在唇齿间流泻出来,朔想起那年轻而威严的声音,四个音节,简单短促,却像是古神的真言,念起来容不得任何杂念。


ひざまる,他说,他叫膝丸。


一筹莫展的境地此刻被打破,军队都束手无策的强硬怪物终于暴露出了他脆弱的脖颈,实验的突破点也许就在此了。


朔近乎贪婪地睁大着眼睛,视线随着膝丸的动作飞快地移动着,斩击、格挡、逼近、相接、跨步、横刀、换手、挑刺、直劈、吐息——


眼见着对比起膝丸,俨然是庞然大物的实验活体被逼至隔离室的角落,朔终于想起了关键的地方:


“对不起!请您不要杀死它!”


无从追溯来路,也无从询问去向,名为膝丸的人就此从天而降,科研总部的地下四十层,全线封锁严密,保密材料与核掩体同类,极难从外部攻破,若是混在可行人员中一起来到这里,也不能做到悄无声息地突然出现——朔无法欺骗自己,这恐怕就是她最苦手的东西了——膝丸绝非人类。


但毫无疑问的是,比起作用甚微的人类军队,膝丸简直是那种怪物的克星,以类似人类的躯体、一柄看似脆弱的冷兵器,就能对那怪物造成致死的伤害。


而这样的人物,朔自知没有任何筹码去约束他。


膝丸听见她的声音停了下来,朔无从多想,也不管是否会激怒这陌生的杀神,紧接着朝膝丸大喊:“我恳求您!您若是能轻易地杀死他!那么现在我恳请您不要!拜托了!只让它无法行动就好!”

 

“谨遵主命。”


请求,竟然被应允了。由于太过意外,朔有些失神。


膝丸闻言不再有攻击之举,他将活体抵在墙壁上,全副武装的科研人员奔上去安装新的禁锢器,膝丸配合他们将活体锁起来。而后他转过身,手腕轻抖,刀身甩出一道光弧,振落了刃上的积血,行云流水一般,又平稳地纳刀入鞘。


然后他径直走向了朔。


朔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眼睛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才好,但她能感觉到膝丸的视线是朝着她的。她赶紧指挥其他人员注射更大剂量的麻醉剂,这间隔离室的立柱已经被破坏了,众人还得商议把活体送到新的地方,把琐事都商议好了,朔才不得已地直面膝丸。


这个男人在朔消极的应付中,显得很平静,此时他很规矩地询问朔是否忙完了,熟稔得好像曾经这么问过千千万万遍。


###


看膝丸的选择,他斩钉截铁地一直跟着朔,对于方才实验室里那有目共睹的一幕,所有人都对这从天而降之人的实战能力有了基础的估计,在对敌武装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之前,唯一的可行武力,大概只剩下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


朔很清楚这一点。长时间埋头和各种数据以及器材打交道,导致她在人际交涉方面实在笨拙得可以,虽然很想向上级申请一个国家外交部的谈判专家过来,但这个地位微妙的危险人物只选择了跟着她,朔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现在朔这一方一点头绪都没有,甚至没有任何一点筹码来和膝丸谈判,难道是要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吗?这朔可不擅长。然而现在的局势绝不容半分怠慢,能争取到一点是一点吧,总之不能放弃。


朔揣了个小本子,端了两杯咖啡,有些忐忑地走进门,膝丸就坐在她的房间里,一间对于女性来讲有点简单到简陋的房间,膝丸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拿着刀站在窗前观望,窗外只有单调的模拟阳光人造草坪,应该称不上优美。


“您请坐……请问您喝咖啡吗?”朔把咖啡放在矮桌上,朝膝丸的方向推了推。


“谢谢,以前现形的时候我有喝过这种饮品,所以请您不用担心。另外,请您不要对我用敬语。”


膝丸很理所当然地看着朔,看得朔心里发虚,刚才膝丸出现的时候,根据他所佩的太刀,很多人便猜出了这一位很可能是与刀剑相关的神物,便很干脆地去调阅资料了,朔手中的资料还带着刚刚打印出来的热度。


“……您……是叫膝丸对吧?刀剑付丧神?”


到了开口仍是觉得不太妥当,朔又用回了敬称,她翻开那一沓纸,飞速地浏览了几行,心里的底气又弱了几分。


是、是名刀啊……


源氏重宝,相传在拿罪人来试斩时,能一刀两断至膝盖,因此得名「膝丸」……源赖光时期被称为「蜘蛛切」,因为这把刀曾斩杀全长四尺的巨型妖怪土蜘蛛……斩妖刀啊,于是膝丸和实验活体相战时那凌厉的姿态……果然没错吧?


这可真是英名赫赫的刀啊,历代为辅佐源氏的猛将所佩,传说异闻层出不穷,越是久远的古刀,就越是神秘难以参透,他们身上大被多赋有浓厚的神性或妖性,尤其膝丸这样有用斩鬼传说的刀,随着旧时代民众的祈愿和想象,集聚的执念很多,因而得以化成末席中的九十九神。*


虽说是神明的末席,然作为刀剑中诞生的付丧神,沐浴了戾气的器物就是不一般,杀伐味也更浓郁些。现在唯一派的上用场的就是他们,哪怕你是主战坦克成精还是迫击炮成精,都没什么用。


“正是如此,主君。您还有什么问题吗?”膝丸规矩地端坐在沙发上,咖啡也很礼貌地没喝一口,始终定定地看着朔。


“不不不,您不要叫我主啊……我区区凡胎肉体,何德何能做您的主人呢……今天的事情,真是感谢您,要是没有您,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喝西北风呢。我可否再问一句,您说的‘上次现形’是什么意思呢?”


“请允许我为您解说,主君您所面对的那种可怖的怪物,实质上已经是我的老对手了,其名为‘溯行军’,以修改历史为目的,我上次现形的时候曾与审神者一起剿灭过他们,现今不知为何时空又出现了波动,溯行军再次降临,但这些都不足为惧,源氏重宝不会因区区溯行军而却步,请主君信任我。另外主君真的不用对我使用敬语,我受不起的。”


“对不起我历史不太好……请让我记一下……”朔在小本子上飞快地动着笔,虽然这举动十分丢人,但现在任何的信息都十分宝贵,朔也无所谓脸皮厚了。


“那么膝丸……你所说的审神者是……?”


“如您所见,就是像您这样,指引我们、领导我们的天选之人。”


膝丸十分正经地说出“天选之人”这样的话,两只琥珀色的眸子还看不出一丝慌乱,搞得朔极其不好意思,她攥了攥手腕继续问。


“那么溯行军呢?你对它们了解多少呢?”


“我们刀剑男士遇到溯行军,只要斩杀即可,溯行军大致分为行动敏捷但杀伤力一般的苦无与短刀,杀伤力强大但是动作迟缓的其他刀种。杀死溯行军的唯一方法,是打碎它的本体武器。”


朔飞速地动着笔。


她边记边问:“实在不好意思,我应该还有许多问题要问……那么膝丸你这样的付丧神,除了你之外的还有别的存在吗?”


“那是自然的,溯行军既然有种类的区分,我们刀剑男士自然也是有的,包括行动敏捷的短刀、胁差、打刀,打击优秀的太刀、大太刀、枪、以及薙刀。我的刀种便是太刀。可这些刀剑男士在何方现形,就要看天选之人的选择了。”


“那么付丧神们是因为什么出现的呢?”


“我只是听见了召唤,于是就来到您身边了。”


“膝丸你还能找到其他付丧神吗?”


“我们并不能感知到同伴,所以很抱歉,主君。”


“你们需要基本的生存资料吗?”


“这是必需的,水、食物和休息均是和人类一样的要求。”


朔笔耕不辍,很快地排除了寻找其他付丧神、召唤出付丧神来强化军队的可行性。


“那……我还最后一个问题。”


朔缓缓地把笔搁下,抬起头来看膝丸。


膝丸于是也看着她,琥珀色的眸子里映出朔的影像,那么小,那么轻柔,眼神微微的茫然,又有些无措,仿佛只有在他的眼瞳里才能蜷膝安眠;朔同样把膝丸的影像刻印在了自己的眼睛里,那之中的膝丸目光如炬,安稳而沉静,让人一切的勇气和坚强都消失殆尽。


“你……会留下来吗?如果我恳请你留下来为我们而战,你想要……得到些什么吗?”


眼神是最不会骗人的,通过相缠的视线,内心的情绪暴露无遗。


膝丸顿了两秒,就在朔的心脏高高悬起的时候,膝丸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请您不要开玩笑了主君,不管是何种险境,我只为您一人而来,哪怕我折断了,我也必定守护在您身旁。”


###


朔不得不接受自己的二重身份,除了不见天日的科研老宅,她还有了第二职业——审神者这个神职。


不能光拿俸禄不干活,朔去问男同胞借了两套常服,膝丸这长手长脚的还真是为难人,还好腿不粗,别人的长裤被他穿成了九分裤,脚踝和一截小腿都露在外边。朔怕他不会穿,还专门请了男同胞去指导,但出乎意料的是膝丸无需借助他人就很快换好了,工工整整地出现在朔面前。


换下来的黑色短西装和白衬衫等等,整齐地叠成方块,看来生活自理方面不用担心,本来朔看膝丸是很古老的刀,还以为他会需要人伺候着穿衣服,现在看来是多虑了。接下来给膝丸安排住所,安保部门已经插不进去人了,而编入男科研人员的宿舍,又没人愿意和生劈溯行军的家伙共处一室,膝丸的刀在朔和膝丸自己的坚持下没有被扣押下来,仍是带在身边,确实会让人有些没安全感。


最后朔被折腾得没了脾气,认命地在自己房间加了张床,还好房间的空间很宽裕,这张床离朔的床铺十万八千里远了。


干完了一切又开始手足无措起来,想回实验室,可又不能放着跟在后面的膝丸不管,出了这码事儿后大家都对朔很宽容,如果抽不开身的话也会原谅她,然而朔不能想象自己干嘛抽不开身,难不成是陪膝丸呷茶赏花吗?


请不要说笑了,有膝丸在确实为研究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但原本没有膝丸的时候,朔也是抱定了必死的决心要把这个难题啃下来,现在更不会却步。


她把膝丸支回房间去打发时间,自己套上白大褂赶往了关押溯行军活体的新处所。


实话所讲,她对膝丸的信任并未有太大起色。试想与她明誓的可是一位神明啊!哪怕是神席的末等,也依旧是与人类天差地别的存在,人神两道,殊途相隔,她没有把握在不能给予膝丸任何东西的情况下,仍享有他的忠诚与专一,那是不科学的;而膝丸看似无条件的信任,也是极其危险的东西,朔不知自己是否有能力承受一位付丧神的希冀。


正思索着,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就如同那一个下午,溯行军活体被送来时一样,年轻的科研院员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朝朔招着手,呼吸未平就大喊起来:


“回来了!千影回来了!”


朔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安静了。


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她的同僚,千影,24号抵达A市,却不知明天等待着她的是一场浩劫,千影尚在等待25号的会议,却不知道审判的序幕已经拉开,而今她回来了,这就说明她是曾经直面过那个地狱的人!


作为科研人员,千影将提供最详实最有用的实地信息,溯行军的攻击方式、速度、对人类的攻击效果、动态反应能力、捕捉信息的方式……都将有着落了。


但这仍是此等的,最重要的是,千影还活着!


“根据千影传信,她那边也遭遇了刀剑付丧神,她现在有一份绝密资料希望你带刀前去接应!”


有太多的信息需要核对了,朔不肯多等,掉头就跑,她把膝丸叫出来,回答膝丸的疑惑的是朔许久不见的兴奋笑颜:


“去见你的和我的老朋友!”

TBC

*九十九神:付丧神的别称

03 Sep 2017
 
评论(16)
 
热度(3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