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号就放刀男相关了,以前写的其他东西不会删,其他账号有缘你会找到的。
加油。
头像和背景均是自摄✌🏻
 
 

【末日企划·膝丸线】03

刀乱末日企划 膝丸线其三

企划走这 @末日企划主页 

此次联动提到的婶婶 @最后的三三 

瞎掰成分多,请饶过我




03.


朔踩着拖鞋狂奔。


中途不小心踢飞了一只拖鞋,膝丸帮她捡起来,可抬头一看,小个子的女人已经光着一只脚跑得没影了。


膝丸不难看出,朔其实跑得十分吃力,毕竟腿长和体能的差距摆在这儿,朔的“狂奔”在膝丸眼里顶多算得上“小跑”,只是朔很少停歇,即使喘得仿佛心脏要从胸腔里炸出来,她也依旧在前进。


寂静的走廊里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以及朔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另一位付丧神的存在实在是个棘手的问题,在一切现代武器都无济于事的今天,付丧神是唯一的对敌手段,这样的人物出现一位还不算够,现在又出现了一位,在没有隐私可言的科研院里,他们很快会成为众矢之的,朔虽然为能找到和自己相同遭遇的人而宽慰,但付丧神不同于没有生命的武器,他们有自主的思考,这样一来,一是不可控,二是控制了他们也会让朔心生愧疚。


见到千影时她是孤单一人。


手上缠满绷带的女子垂手坐在外室,安静得仿佛一尊雕塑,空气似乎要在她的视线里结成冰霜,她坐在那里,近乎蜷缩,明明是静止的身影,却又像是在格陵兰的冰海中不断地下沉。


朔认识的千影是个温暖又美好的女子,面上常带安恬的微笑,而今她是被抽走了灵魂的枯萎的花朵。


朔突然听到了什么话语,来自那形如枯槁的人。


“对不起。可以请……救救他吗?”


朔有些颤抖。但这时候要是连她都不镇定,更别提照顾千影了。朔招呼膝丸走进了那个小小的寂静的房间。


###


“是压切长谷部。”


膝丸继续告诉朔:“是对审神者极为忠诚的付丧神,他绝不会允许自己的身体受到无意义的伤害,所以他身上的每一道伤,都是为了他的主而承受。”


“……”朔看着那安静躺着、血污缠身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就要跑:“先叫医疗组的过来!”


膝丸拦住了她:“没用的,主,你听我说,我们是付丧神,人类的方法是对我们没用的。请主帮我找到这些材料:砥石、冷却材、玉钢、木炭。”


“因为有些材料极为珍稀,所以很抱歉,主,请尽你所能。”


因为这事关重大,整个科研部不可能白白看着长谷部这一重要战力死去,没有一人否决朔的要求,不过膝丸说得没错,有些材料极其难得,尤其是名为“玉钢”的材料,动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为数不多的一些。


四种材料加起来的体积都不是很大,朔把它们抱在怀里,可朔却觉得它们重若千钧,那是一条生命重重地压在上面,令人承受不起。


回到膝丸身边时,膝丸已经迅速为长谷部做了最基本的处理,朔这次是彻底跑脱了力,差点一屁股跌在地上,她咳嗽了一阵,爬起来帮忙。


膝丸对着那把长谷部的本体敲敲打打,朔根据膝丸的要求把相应的材料递给他。此刻的时间像是无限延长,浓稠而黏腻,压抑地塞在小小的空间里,朔默默观察着,那是把漂亮的刀,与膝丸的墨绿刀拵不同,华丽的红金两色,此刻却晦暗无比,但是随着膝丸的修复,那颜色亮了起来,并可以很明显地听出长谷部的呼吸不那么沉重了。


“施加于本体的行为,你们能感受到吗……?”朔默默地问膝丸。


“刀剑才是我们的本体,本体所受的一切伤害,都会反映到肉身上。”


膝丸回答得很平静。但朔的呼吸停滞了一瞬。


与那穿甲弹都不足以破坏的怪物兵刃相交,纤薄的刃硬生生抗住巨大的敌刀,溯行军的恐怖攻势将要把人拦腰摧折,面对风雷闪电一般的斩击,刀剑暴起,直迎而上,刃尖磨损,他们的脊柱是不是像压在了陆用坦克下,被碾成血沫,而又要连振数次,将溯行军生生逼退。


他们会有多痛啊。


看看躺在此处的长谷部,他身上的便是他曾为了千影挥刀的证明。


“主,如果是我受伤了,你会这样为我手入吗?”


膝丸的动作轻巧而迅速,很是熟练,他可能是察觉了朔的惊惧,想要缓和一下气氛,但这做法实在是蹩脚得可以。


“请主不要有压力,我只是开玩笑的。这点痛算不了什么,长谷部君并不会后悔的。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不会后悔。”


“只要是主上所希冀的话,无论折断多少次,我们都必定回到您身边。”


###


当今世界,人们最讳莫如深、大国权力博弈的隐形筹码、心知肚明又遮遮掩掩的东西,别无它物,核武器必须算在其中。


它以自身巨大的破坏力和杀伤力,稳坐在战争神坛之上,改变全球性战争的进程,对现实国际政治斗争不断地产生影响,但却受到几乎是世界范围的强烈反对,由此可见核武器所涉及的斗争的复杂性。


而千影带回来的资料里,牵扯出了一个比起核武器,只过之而无不及的棘手东西。


如果是核武器,朔反而松一口气了,虽然恐怖,但毕竟这是几百年来大家所熟知的东西,但资料中的这个东西,谁心里都没底。


矛与盾的最强结合——时空。


将眼前的三维世界上升到四维,世界变广阔的同时,不可避免会牵扯出许多复杂无解的问题。人可以活动的空间从一维二维到三维,都在不断地变广,同一件事情,发散出的可能性更多,这也就意味着更多的不可知与不可控性。


时空的问题虽然一直是理论物理学家追求的无上圣典,但如果真有一台时间机器出现在面前,只要你是有点脑子的人,都会约定俗成地不去触及。


所以朔也不知道这个大麻烦是谁搞出来的。


是的,极其可恶,在这种要人命的问题上,朔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这份烫手的资料是用命换来的,仅有的幸存者一个在手入室躺着,另一个则在手入室外躺着,而朔带着它参加了特别作战策略组的会议。


第二稿的研究计划只有一个主题——重开时空波动检测仪。


会议重点对已逝的审神者霜月*留下的资料做了解析,百年以前的那一场对溯行军战役以人类的胜利告终,膝丸的信息中也有提到,而这之中功不可没的一样东西,就是时空波动检测仪。


天知道那些天选之人是怎么开这个机器的。


历史是会有断层的,就像明明是科技无比发达的今天,面对古人精妙绝伦的设计和对自然规律的探知,现代人仍是自愧不如。


而且天知道那个神神秘秘的老古董机器现在是个什么状态。如果是一台精密的仪器,每年的维护费用就是个天文数字,就像你买了一艘游艇,不是你买了就可以了,你还得养得起它,每年需要上百万的专业护养费,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时空波动检测仪也是如此,这一百多年来没有一个人为它支付供养费,悲观上甚至可以认为它只剩下一堆废铜烂铁。


会议室里和朔一样想法的明显不在少数,眼镜后的一双双眼睛没了往日的矜持,吵吵嚷嚷地争论起来。


核武器具备特有的强冲击波、光辐射、早期核辐射、放射性沾染和核电磁脉冲等杀伤破坏作用,时空波动检测仪的动力原理还未明确,但百年前的技术水准应该不会有太超人类的驱动方式,那么这些副作用全部无法排除。


谁找死谁去。


“别吵了,在座的各位一个都逃不掉,这是政府的要求,到了非常时刻,谁还会关注个人意愿?不要想得太简单了。这个项目拿不下来,所有的资金都会被撤走,这里的所有人都会被扫地出门,没了核掩体的庇护,你们有什么胆量单挑溯行军?”


政界精英商业巨富为了保命才舍得把资金投进科研部,如果科研部拒绝开启具有关键性作用的机器,他们一分钱都不会拨下来。


很可悲,句句在理。发话的正是科研部的最高负责人墨荻。


“可否用人工智能代替呢?这……这只是开个机器啊!”


“这种可能性已经排除了,资料中明确表示需要人体作为介质。我明白这个项目的风险,即使在外部接应也不能保证完全的安全,所以接下来请各位写一下遗嘱,而我会和你们一同去开启机器。”


朔看着墨荻严肃的表情,沉默不语。


“做事之前好好吃一顿吧,虽然我不认为这对我们有何实质性补偿。”


那是投资人兴起发来的邀请函。


但这都不重要了。最后的晚餐,大约不过如此吧?


众人鸦雀无声之际,墨荻却将视线投向了朔:


“不过,朔,你还有一件事要完成。”

TBC

*霜月:详见 @最后的三三 文

10 Sep 2017
 
评论(7)
 
热度(2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