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号就放刀男相关了,以前写的其他东西不会删,其他账号有缘你会找到的。
加油。
头像和背景均是自摄✌🏻
 
 

【末日企划·膝丸线】04

刀乱末日企划 膝丸线其四

企划走这 @末日企划主页 

对不起,我写的太狗屎了,连自己都看不下去



04.



亲爱的爸爸:


当有人把这封书信交给你的时候,你的女儿已经狗带了。


请爸爸不要难过,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再悲伤我也不会回来,爸爸你应该很清楚的。很抱歉继妈妈之后我也离开了你,但有些时候就是身不由己的,如果机器开成功了,那我就十分高兴了。


所以希望爸爸能好好生活,少抽烟,晚上不要熬夜,好好吃饭,实验室里麻烦的事情交给其他小年轻去做,过几天应该会有人把我的研究资料带给你,那应该算是遗物了吧,爸爸你如果有需要,请随意取用。


不能陪你终老,很对不起,不过请笑一笑吧,爸爸,在这世间的一切都毁灭之前,我会一直看着你的,如果你还老是不好好对自己,我就要生气了。


不要担心,在梦里再相见吧。


朔咬着笔杆子写完了她的遗嘱。没有任何关于财产的嘱托,没有任何对死亡原因的描述,朔也并不擅长抒情,遗书里有的仅仅是一些琐碎的日常。只是面对近在咫尺的、未知的死亡,朔有些茫然。


朔趴在会议室门口的座椅上写完了遗嘱,分散在各处独自写遗嘱的其他人都还未完成,朔的这一份明显简短得可怜。也许是写到动情处,角落里传来什么人的啜泣声,朔尽量不使自己分心,她站起来,紧紧捏着那张薄薄的遗嘱。


抬头看见的是膝丸望向她的眼神。


薄绿发色的付丧神,他的眼神平稳而坚定。当看到朔和一群如丧考妣的人拿着张纸一起出来,膝丸就已明了那是什么东西,可他没有说什么。历来侍奉于武家的刀,从不缺必死的觉悟。英魂浩浩,战骨埋荒,武家的男儿生来注定无归,膝丸对此并不陌生,他在义经公处立下投名状,誓以拼尽一切去搏一丝希望,将项首全赌在自己的刀刃上,生死皆无定数。


若是朔心意已决,他必定不废话一句而舍身相陪。


可他的主到底只是一个女子。


一个瘦小到不堪一握、稍用力便会被摧毁的脆弱的人类,她的身形在他面前,立刻就能隐没得无影无踪。膝丸曾走过腥膻肃杀的古老年岁,朔所经历的二十多年只不过是他的一弹指,可是现在,他能做的只有拔刀,为朔献上自己全部的鲜血。仅此罢了。


那手中薄薄纸张似乎要被攥出裂纹,朔没有对膝丸解释什么,细腻的心事总难以交付给一个才认识几天的陌生人,于是她只剩下了极简的一句话:


“膝丸,请你帮我做一件事。”


###


这是鬼门关前的余兴节目。


科研部地下城的第二十层,全层的主体为一个抗上千度高温、抗高能量打击的超级防御工事,旁边筑建了一座指挥塔,只不过这防御工事的作用对象并非来自外部,而是它的内部。


这里是全球最好的室内演练场所,地面承重性能强大,载有武器塔的轮式装甲车可以在这里自由行进,四壁与天花板材料同质,攻顶反坦克导弹也不能伤它分毫,所以这里被称为采集试验阶段武器数据的最佳场所。


今天,这里是属于膝丸的演练场。


“对敌特别作战策略组:实战测验——现在开始。请各部门就位。”


朔站在指挥塔中央,对组员发布命令,她是膝丸的主人,而且也够资格,由朔来指挥是没有异议的。


“技术组,请接通演练场主电源,并检查动力是否传入所有回路。”


随着号令的下达,指挥塔中占领一面墙壁的监控屏幕亮了起来,从屏幕中朔看到了膝丸的身影。


演练场内放置三只飞行球,可以录制全息影像,在此之外演练场内也有传统的固定式摄像头,朔所看到的膝丸就是这些摄像头拍下来的。朔曾站在同一个地方,看过轮式自行突击炮在这里轰隆而行,步兵战车辅助坦克在这里击落低空目标,那都是些庞然大物,所经之处大地震颤,膝丸比起它们实在是太小、太单薄了,可他站在那里的姿态,却让人觉得像是一柄插入地面的剑,任何事物难能动他分毫。


膝丸只身一人,站在空旷的演练场里,与所有人远隔千里,更有坚不可摧的防御工事阻挡,可他沉着而不惊惧,无言间自有不可抵挡的锐气。


朔见他状态良好,于是继续指挥下去:


“全员就位,准备出动。请确认活体状态。”


“报告,各项数值均处于正常,无失控现象。”


“封锁组,请解除第一固定器。”


“确认解除,情况良好,无异样。”


“封锁组,接下来请解除2至26号固定器。”


“确认解除,情况良好,无异样。”


“封锁组,请移动手臂固定器。”


“已到达入口,并已确认前方没有障碍物体。”


“请全员警戒!释放溯行军活体!”


话音一落,屏幕内的画面便如惊雷般炸开了!


脱了枷锁的溯行军挥刀向膝丸攻去,没有任何技巧,但恐怖异常的攻势仍是让朔屏住了呼吸——这就是溯行军的自由状态!如此暴躁!如此凶戾!


朔无法想象实验室里这个捆了二十六道固定器,仍然不屈束缚的溯行军活体是怎么被军队捉回来的,看样子溯行军只知攻击,它们的存在,就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顷刻降下,不可逆转地将人从中豁开、全盘击溃。它们的眼睛,只为锁定人类的生命而睁开,它们身上的每一寸皮肤,只为夺走人类的希望而生长。


可是不仅仅如此。


破空之声穿人鼓膜,上一秒还站在原地的付丧神顷刻间发动了攻势,他的脚下踩着疾风雷霆,颀长双腿跨出极大的角度,几近飞跃,源九郎义经曾在坛之浦决战连跳九只船,此刻的膝丸仿佛再现旧主当年的神勇,竟看得让人恍惚起来。


不够!持太刀的付丧神闪电般出手,刀光凛冽,璨然乱舞,朔的眼睛已跟不上膝丸的动作了,只见得一道道光弧交错横亘,宛如裂开天际的晓光。


“技术组!!”朔急的大吼,“摄影设备快推进!速度太快了!”


因为常年盯着静态数据,朔的动态视力糟糕无比,即使看低速移动的物体,也时常失真,朔此下是彻底没办法了,只感觉全身发烫,四肢战栗,演练场上的龙虎之争让所有人血脉喷张,直恨不得将眼球瞪大两倍。


膝丸仍在行动,他应允朔的要求,为了收集更加详尽的数据资料,他会尽量地不击杀活体,而是以格挡为主。可人们还是低估了付丧神与溯行军的战力,即使是对峙,他们的战局也依旧激烈得令人窒息。


“顺利得不可思议,看来攻击一组和攻击二组都用不上了。”


朔自言自语,极其难以否认,这是一场惊人的试验、一场可怕的战斗,在面对灵活度如此之高,又难以击破的溯行军,现代战争有哪样武器可以切实发挥作用呢?唯有付丧神,才能与其分庭抗礼,朔算是真正认识到了。


此刻朔的心情有些复杂,一是和其他人一样的喜,在场的没有人不被膝丸惊艳到,溯行军的天敌已经登场,研究方向立即可以定型大半;二是微微的忧虑,膝丸的能力正在被一点一点地揭开,那么膝丸的处境也就会越来越微妙危险。


但朔还是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以欣喜的语气宣布试验成功,接下来报送进一步的数据处理,然后朔自己则走出了指挥塔。


她的付丧神正在等待着她。


###


“……今天是2205年1月2日,星期二,D市局部地区将有降雪,东南风六到七级,建议市民加强保暖,尽量减少外出……”


早上的新闻重播着,朔为自己冲了杯咖啡,迅速冲了把脸,虽然在晚餐之前喝一大杯咖啡并不是什么好提议,但是在宴会上睡过去就比较丢人了。


毕竟是首都,被磁暴摧毁的通讯在短时间内抢修了大部分,市内的消息流通又重新运转起来。经历过强磁暴洗礼的D市又迎来了强降雪,降雪于D市并非鲜闻,然而这大风无异于雪上加霜,六级风已可以称为强风,若是步行出门,伞骨都将被摧折。


这样恶劣的天气都不能阻止某些人的社交天性。虽然朔并不认为那些人叫她过去是为了拓展社交。


科研部终于答应啃下时空波动检测仪这块硬骨头,那么盘踞在科研部上头的投资人自然是喜不自禁。他们无疑是开机器的直接受益者,一旦搞清楚溯行军与时空的关系,那么人为对溯行军动向的干预也就会越有效,这些商业巨富政界巨佬的安全也就有了希望。


为了表示谢意,以及进一步威逼利诱,饭局是个常见的选择。


那是他们最熟悉的、最能驾驭的战场。


朔把邀请函随手丢在桌子上,把膝丸打发走,让他自己去换正装,然后自己找出同事帮忙借来的裙子。


“天啊……要露背的吗?”


朔扶额叹气,新闻仍在坚强地继续着:


“……发生于A市的恐怖袭击已经得到了控制,政府已加强镇压力度,现初步估计有五十人死亡,三百多人受伤,伤亡人员已在当地医院得到救治,A市通讯被恐怖分子破坏,政府已派出相关技术人员,各位市民无需担心……”


朔边穿袖子边听,着新闻是显而易见的骗局。政府根本没有办法应付所谓的“恐怖分子”,死去的人也不可能再开口告知真相,局面实际只是维持在如履薄冰的稳定中。


连自己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危险都不知道,这就等于夺走了所有挣扎的可能,有能力为自己搏一把的人也没了准备的余地——一旦溯行军的暴动无法控制,那么不仅仅是溯行军,民众的怒火就将把现有的一切秩序掀覆。


政府已经摇摇欲坠了。


然而旧秩序被推翻的那一刻,世界究竟会怎样,谁知道呢。


朔知道膝丸已经站在了门外,她穿好最后一只高跟鞋,关掉新闻,走向了她的付丧神。

TBC

17 Sep 2017
 
评论(14)
 
热度(3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