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号就放刀男相关了,以前写的其他东西不会删,其他账号有缘你会找到的。
加油。
头像和背景均是自摄✌🏻
 
 

【刀乱血族企划.膝丸线】01远东魔女

写不出想要的感觉,也没啥科学性,就只能把想到的东西稀烂地堆在一块,没脸打膝丸的tag





01.远东魔女



Benedictus, benedictus

神圣,神圣的主啊

Benedictus qui venit in nomine Domine

祝福保佑那以上帝的名义到来的神 

Sanctus Dominus Deus Sabbaoth

圣洁的上帝,无上的神中之神 

Pleni sunt coeli et terra gloria

将荣光撒满天堂和大地*

……


那是曦光中的颂歌,溪流般盘旋着前进,富于装饰的华丽行板轻轻升起,灵魂在头颅的上方轻盈地飘荡着。化成风,化成雨丝,化成游曳的歌声,愿常伴主的左右,圣羊羔献上纯净的心脏,而我们乞求你的垂怜。


她微笑,她歌唱,她轻颤着的睫尖像是要迎接蝴蝶的亲吻。


坐听玛格丽特王朝的圣咏,那是众神山上的盛典。太阳的恩眷平等的爱着每一个人,万物一齐倾听神的颂歌,是信仰让玛格丽特的生灵们拥有不朽的灵魂。所以他们要歌唱。以声带的振动去感受世界的存在,让声音传到远至天堂的地方。


这个可爱又美丽的世界啊。上帝的公式,完美的规律,造物主的审美。


她随着颂歌的行进而睁开了双眼。


上帝若是有所钟爱,那么祂一定将他能创造出的最闪耀的东西,镶嵌进了她的眼眶中。


那是神最杰出的画作。伊甸园上方的天空,乌托邦那样遥不可及的梦想,覆盖着水的美丽星球,被爱神亲吻过的湖水——纯净、忠诚、宁静、博爱的颜色——玛格丽特王朝的新娘总要在身上佩戴一两件蓝色的饰品——那是永恒不变的爱恋与誓言。


那两只眼瞳中映出无边的宇宙,雪山上的湖泊,浩瀚的海洋。象征着圣母玛利亚的蓝色,现在徜徉在她的眼瞳中。若是她眨眼——拜谢圣主,漫山遍野的蓝色鸢尾已落得迷乱,四散飞舞已如芬芳的浪潮。


只有圣洁的贞女和男童才能向上帝献上赞歌,管风琴的奏鸣中,她与美丽的男孩女孩站在一起,灿若星辰的一张张面孔,散发青春的甘美与丰润的气息。白裙荡漾着微小的波纹,是水面泛起的涟漪,白蕾丝的发带圈着耳旁的碎发,在脑后束起阳光般的一泻金发。而她站在其中,她的发,像是纯白羔羊群中飞入的一只黑鸦。


她的目光睃巡着,像流水一样平静地抚过神注视下的众子。


教堂一侧站着王廷的骑士们,皇家骑士团,王廷最坚硬的矛与盾,剑与玫瑰中诞生的英雄,其高贵优雅不输玛格丽特的王族。年轻的骑士长带着尚显稚气的小骑士来听圣咏,他水蓝的发温顺而贴服,一如他守护着的这个欣欣向荣的美丽王朝。


十二圣女中无冕的光之圣女领导着众少女的咏唱,她的眼神温柔而有包容力,她咏唱着,歌声中蔓延出花枝,连同衣裙上繁复华丽的花纹一起,簇拥着神的荣光。


西斯里教廷的修道士们捧着他们的圣典,仰首合眼,在少女的咏唱中寻觅着主的真容,深黑的教袍将他们的脚步变得沉重到地底里去,可那就让他们有了寻找万物的根源的机会。神的教诲藏在地底。


贵族胸前交缠的红白玫瑰,是矛盾而又完美融合的复杂双生子。他们矜持地坐在上座,网纱笼着贵妇人的面容,可她们的嘴中也在一起默念着上帝的尊名。


教堂外有虔诚的平民,因为信仰的指示而来瞻仰主的无上,他们闭眼聆听,手中牵着的孩子也乖巧地站立,一个孩子的诞生是值得称赞的恩赐,他们幼嫩的脸颊,就像神座下的天使。


她的目光看向更远的地方。


蔷薇掩映着蓬勃生长的菟丝子,常青乔木厚实的绿影在圆形窗上晃动着,尖尖的教堂顶上落着洁白的鸽子,彩绘玻璃折射出斑斓的阳光,那是太阳给予玛格丽特的人们的,它又使风像甜蜜的金子,缓缓地流淌过女孩们的裙摆。


白天统治下的玛格丽特,众神使歌颂它的荣光,它是如此丰饶而美丽。


“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


宛如古老的真言。


###


嵯峨静若,美丽的离经叛道者。


嘘,请噤声,这是一个秘密。


这玛格丽特的异乡客,远东而来的游魂,像个不真实的梦。


她穿和玛格丽特女孩无二的白裙,站在温顺的小羊羔群里,用她自己的声音吟咏对西方的主的礼赞。她唇口开合,弧度都与玛格丽特的少女们并无二致。她垂着眸子,在地上洒下一片水色的浓情蜜意。


人们可以轻易地想到不属于玛格丽特的一切。那里有东方美人逶迤的十二单和服,层层叠叠灿若云霞的八幅折裙,描金画银的朱殿楼阁,大和调式的不均匀音程,缱绻妩媚又诡谲难辨;那里有轻歌曼舞罗裙如水,繁复得惊人的珠宝钗饰,平安京的怪谈与风雅,美人惊艳的眉眼朱润的唇,娇小的足点地,踏出一串琅琅的铃音。


大红的艳丽的色彩,刻板的森严的礼教,美人榻上呷茶赏花的曼妙胴体,端庄与炙热并存的朦胧丝绸,丝缕懒懒地撩拨着,似乎有东方香料的味道传来。与西斯里教廷的肃穆持重的女性比起来,东方有辛辣香料熏染的美人,更在美艳中带出一丝妖性来。


玛格丽特的人们无缘远渡重洋,去看一看东方的秘宝,而今这东方的秘密就虚掩在嵯峨静若的身后。她是一个神秘的符号,无法解读,又让人心思蠢动。


她垂在腰后的黑发,是铺开的墨宝,黑色的瀑布之下显露出她洁白的小腿,柔和的曲线容不得任何一点修改。目光上移,可以看见她纤细的手腕与肩背,肤质犹如凝固了的雪白羊脂,又像覆着一层羊膜,柔软、湿润、带着诱人的甜腥。


那种美太惊人又太神秘。俯仰流涕竟找不到字眼去形容。


月光下歌唱的妖精啊,远东的梦幻魔魇,雕花窗户下的影子,瑰丽又无法触及,只能将她类比海上蛊惑人心的妖物、夜间游逛的魔怪了。


远东的魔女,白昼与神共舞,黑夜就将回到她的宫殿。


夜幕中有什么正在蛰伏着。

tbc

*Sanctus 圣哉经

*《约伯记》38:7

15 Oct 2017
 
评论(1)
 
热度(1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