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号就放刀男相关了,以前写的其他东西不会删,其他账号有缘你会找到的。
加油。
头像和背景均是自摄✌🏻
 
 

[安雷]给你宇宙

自嗨产物一发完/OOC的安哥骚话连篇注意!

 



给你宇宙



拜托,雷狮。拜托。


我见过许多坏家伙,他们或是仗势欺人,站在街上叉着腰欺负路过的美丽小姐,或是嚣张跋扈,带着木棍把善良老太太的摊子搅得稀烂,也有比较恶劣的,劳役着无辜的人民去满足他们自己的私欲,用绝对的强权和暴力剥削着百姓们所剩无几的一切,而他们坐在暖和而昂贵的座椅里面,不管别人是死是活。这些人有些我教训得了,有些我教训不了,最后的骑士也并非无所不能的,但这世上一定有我能做的事情,就像那常说的话,我会怜悯弱者,我会对抗强者,我会消灭邪恶者,我会保卫疲乏者,我会向世人伸出援手。


只要我的双手还有力气,我会继续做下去的,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会为每一个善良的人战斗到最后,我不需要鲜花和赞誉,剑与伤痕就是我最好的通行证,那是我存活于世间的准则。虽然这个世界充满了无奈,可是它仍有洒满阳光的清晨和深秋饱满的果实,那让我澎湃,让我由衷地感激,让我直白无畏地握着我的剑——只是我还未想到,这世上还有这样十足透顶的坏家伙。


凹凸大赛本来就是一个充满了疯子和怪人的地方,每一个有觉悟来到这里的人应该都对此有所心理准备,虽然这里也有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莽撞少年、看起来柔柔弱弱值的骑士去保护的美丽小姐,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很符合旁人对凹凸大赛的印象的,暴戾乖张的武斗者,暗中布局的阴谋者,肆无忌惮的狂战者。这可真是个试炼自己气量的好地方,强者如云,让我的骑士道磨砺得更加锋利璀然。


可是就像恶中还有更恶,强中还有更强,我的骑士道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


所以,拜托,雷狮,拜托。


在试炼自我的时候,腿上被开了个口子,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正准备呼叫一些医疗服务的时候,我第一次看见了雷狮。


那天有点起风,所以我不可抗地注意到那两条飘舞的白色织物,它们在我的余光里不快不慢地游曳,我起初还以为是什么海鸟的翅膀,我莞尔,可等我一转头,我愣住了,我居然没发现这么大个人在我的附近,这真是骑士道的巨大失误。他绝对是料定伤了腿的骑士对他造不成什么麻烦,所以他连正眼都没有给我一个,于是我得以多看了他一眼。


那就是大赛的第三名,雷王星培养出来的强权者,无垠宇宙驰骋的海盗团长,有贵族的霸道和高傲,有野兽的狡诈和残忍,我听说过他的事,毕竟雷狮的排名就紧挨在我的上面,虽然我没必要费尽心思打探消息然后和领先于我的人拼个你死我活,但雷狮的风评并不好,于是他属于我心中需要匡正的那一范围里。


人们常说雷狮海盗团是多么的十恶不赦,他们狡诈诡谲,行踪难辨,一艘羚角号行驶如鬼魅,船上载着一帮疯子与狂徒,海盗团长以雷电为自己的武器,随心所欲,目中无人,横行霸道。我的剑正是要指向这种恶党的脖颈,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以后遇到雷狮欺凌弱小,我绝不会袖手旁观,他是我命定要惩治的恶党,我的剑会因为这样的强敌而振奋——


可我不知道会是现在这样,我命定的恶党曲着一条腿坐在离我不远处的地方,身旁没有他的恶犬与爪牙,这个时候甚至吹着些缓缓的风,让他的发带缓缓地扬着。高傲的海盗对受伤的大赛第四没有兴趣,他或许是在等待值得撕咬的好猎物,我见过肉食性的猛兽,它们是何等的游曳优雅,对一切卑微低伏的东西都兴味阑珊,我并不是指我像是什么卑微低伏的东西,但,雷狮的样子像极了那些猛兽,他们都一样有耐性为一场盛大的狩猎蛰伏很久,也一样懒得分出一分精力去碾压地上的蝼蚁。


可笑的高贵。他一定没见过围坐在壁炉旁喝着热可可的小姑娘的笑脸,也没见过田野归来的脸庞红扑扑的农人,早晨的露珠轻轻沾湿人们的袖摆,也没见过流着汗发出的愉快爽朗的呼声,刚烤好的粗面包散发的令人幸福的味道。这么一想他是有点可笑又可怜了,我真是个善良的骑士,竟然去关注恶党的人生体验,雷狮一定是缺乏人情味的浸染的,但好在他天性恶劣,我行我素破坏他人也能自在,也算是他的幸运了吧。


他是曲着一条腿坐着的,背部弓着,小臂压在自己的膝盖上,风在吹,他白色的上衣贴在胸前,有精瘦的起伏,那是优美的男性的体态,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恶党的长相确实叫人讨厌不起来,虽然我惩治邪恶并不需要关注邪恶者的容貌。雷狮曲着腿,但能看得出他瘦长,高挑,暴露出的肌肤下鼓动着寂静的力量感,让人想象出他握住雷神之锤时手腕绷紧流畅的线条,但他的身材比起我还是要瘦一点的,我对此还是很有自信的。他额前的发被风拂动,轻晃着,我看他脑后的头发嚣张地扬起,仿佛是会猎猎作响的战斗的旗帜,可他额前的发暴露了一切,他的发质应该属柔软,黑色沉寂,像是哑光的黑曜石。


雷狮一定活得很冰冷。我不知为何得出这个诡异的结论,可能是被今天的这点小风吹疯了头脑,也可能是被腿上的那个小口子搅昏了脑筋,我想到他不曾感受人情的温暖,不知道与人为善的快乐,就觉得他是那么可悲,没有见过阳光与微笑的恶徒,独自在冰冷的云端俯瞰众生,玩着阴谋诡计尔虞我诈——


于是鬼使神差地,我看向他的眼睛,那是极其危险的行为,可能会引发一场恶战——但我只看见一湾紫色,紧紧淌在眼瞳里,他没有垂青于我,只留给我窄窄的一片紫色。他望向远方,无垠的大海与宇宙,浩瀚的星辰与征途,他是广阔世界中冷寂的一片影子,他融在他身后的碧海蓝天里,他在光源本身里透出自己的身形,他一个人坐着,看起来却像是振翅欲飞的海鸟、昂首待啸的狮子。


那魔幻一样的紫色骗了我,它竟然让我感觉到被电到一样的刺痛,又逡巡着走过我的全身,让我感觉自己心脏的搏动。


他好像和别人不一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曾皱着眉头这样想,但我顷刻又甩着脑袋试图把这个奇怪的想法赶出我的脑子。雷狮是个坏家伙,这一点已经是大家有口皆碑的了,他唾弃弱小争强好胜,他无规无纪无法无天,他是我一定要惩治的恶党——可他冷峭孤高,云端上轮舞,他有多孤独。


所以,拜托,雷狮,拜托。


我可真被他骗惨了。脑子不清不楚可不是追求骑士道的好方法,我感觉自己似乎有点失职了,最后的骑士可不能这样稀里糊涂,我怎么会觉得一个强大到大赛第三排名还在我前面的恶党落寞?孤独?不可以不可以,安迷修,你不能把自己的想法随便加在别人身上,这可不是一个好骑士应有的作为。


那时羚角号破空而过,船舷上站着雷电所青睐的雷王星三皇子,他周身青芒暴涨,似是要将天空硬生生撕裂一个口子,那冷色而明亮的电光,孕育着毁灭而暴躁的力量。


猛兽确然游曳又优雅,而他们一旦确定这是值得他们撕咬的好猎物,他们就是顷刻起势的狂雷,恐怖而无章法,惊人的杀伐天赋,血液里都埋着掠食者的本能。


我收好手中的稀有材料,海盗当然管抢劫,我心里早就有数了,我将剑横在身前,等着雷狮从羚角号上跃下——这个因为战意而起了兴味的人,竟然在笑。今天吹狂风,周围的树都飒飒作响歪歪斜斜,从空中跃下的雷狮,他的发带在空中乱舞,拍打出令人心跳加快的响声,他盯着我,唇角扯着乖张的弧度,笑得张狂,我看他双眼瞪大,眼中两抹紫色浑圆而晶莹,仿佛迸射出光芒,那是在逆光处都十分耀眼的一双眼睛,因为雷狮眼中的神采,那是无论什么也难以掩抑的。我看见他露出的尖锐的犬齿,那是我不曾见过的,我又看见被狂风吹起的他的上衣,那里面露出贴身的黑衣,还有一段瘦而白的腰——


紫色的星光倏忽闪到我的眼前,我用剑挡下雷神之锤,直视雷狮的双眼——可他不给我机会,他任性极了,像是个迫不及待玩耍的小孩,他的雷神之锤擦着我的耳朵过去,电流的滋滋声摩擦着我的鼓膜,让我脑内燥热。雷狮很灵活,近战实极刁钻难缠,而他挥舞雷神之锤,力若千钧,奔涌的乱雷簇拥着他,在他身旁形成逼人的气场,我意不在和雷狮斗个你死我活,可他眼中的战意一再将我点燃。与强敌交战而不全力而上,这是骑士道所唾弃的。


雷狮看起来实在是太高兴了,有滚烫的火从他的眼神中争先恐后地涌出,雷狮身体内有太多的力量,而这些全从眼睛这个出口倾泻出来,将要烧成一片火海。我先前怕是太武断了,雷狮这样我行我素的人,可有着自己的得意与骄傲的。雷神之锤震麻虎口的攻击让我明白雷狮是为什么而生的:他就应该恣意霸道,他就应该无拘无束,怎样的张狂,在他身上都很合衬。


这可真是太荒唐了,太诡异了,那冷寂的大海上的独行者,这烈火烹油中的狂喜者,都是他,都是雷狮——这冷冷热热的可真把我搅糊涂了。极致的冷静和纯粹的热忱,两个极端,在雷狮身上显得矛盾又和谐,于是他显得那么捉摸不透,像一个神秘的旋涡,深邃无比的,并且紧抓着我的心弦。我开始困惑,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命定的恶党太特别了,他和每个人都不一样,他仿佛拥有无限的可能性,他是正在爆炸的超新星。他或耀眼到无法直视,他或安静到察觉不到存在,他是雷狮,独一无二的雷狮。


我的骑士道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


所以,拜托,雷狮,拜托。


后来断断续续我又和我的恶党打了几次架,然而这些乱七八糟的战斗除了消耗我们的体力,没有对大赛排名产生任何影响,我仍是一步之遥呆在他的下面一位,甚至这些战斗对我的骑士道修炼也没有半点帮助。这可太让人挫败了,我要在凹凸大赛中锤炼自我,变得更加坚定不移,变得更加明澈清醒,可这个过程真的不太顺利,我想。


我见过雷狮不少次,看他喝着啤酒,教训毛手毛脚的佩利,和卡米尔商讨事宜,举着雷神之锤冲向对手,翘着二郎腿坐在他的座位上,他大腿侧的柔润曲线,牛仔裤包裹的年轻的躯体,他紧身的黑衣和精于锻炼的腰部,他英气的下颌线和刺出的虎牙——等等等停停停!安迷修!骑士道可不需要这些!


这可太让人挫败了,我一直以为我能做个意志力坚定的好骑士,可世上真的有这样十足透顶的坏家伙,我以前从未想到。


有一部分精力就此永远地不属于我了,它跑走了,任性地跑走了,去追随什么自由的风,自由的鸟,自由的狮子,真是太可恶了,修行骑士道是不允许有什么杂念的,我的骑士道正在遇到难以逾越的挑战。


我看见雷狮眨动的紫眸,他的睫毛会颤,纯黑的,沉寂地好看,鲜明地好看,我就不能自已地分神了,就像那一部分永远也不再属于我的精力——我不知什么时候可能会被雷狮打死,战斗时的分神是死神的爱抚,那时候大赛排名终于要改变了,我的骑士道也终于要到天堂去接受师傅的拷问了。


我长叹一口气,平静下来时又感觉什么东西在胸膛里冲涌,我用手努力按住它,可是它的生命力实在是太过顽强,似乎要冲破我的胸膛与双手的束缚,一下子炸开一朵烟花,再化成一群唧唧喳喳的鸟儿遍飞整个天空与海洋。


雷狮呀,雷狮。


我可真是拜托你了。你可真不让人消停。但好在我知道猛兽的习性,只要他们不睡觉,他们就永远处于运动中。


可能是风把我的脑子吹坏了,也可能是繁重的战斗把我的脑筋搅糊涂了,我心想,你是浪子,你是恶徒,可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宝藏啊。


把我的宇宙给你,让你做自由自在的船长,为你摘下星星。


我只把我的宇宙给你。

END


第一次写安雷,完全没有剧情,但我因此写得很爽x

感觉上似乎是借安哥之口把我自己的变态幻想表达出来了,我对不起安哥,是我让你骚话连篇了x

10 Dec 2017
 
评论(4)
 
热度(3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