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号就放刀男相关了,以前写的其他东西不会删,其他账号有缘你会找到的。
加油。
头像和背景均是自摄✌🏻
 
 

[安雷]奇迹狮狮01

双特工,沙雕,不帅气,考试前最后一次狂欢

技术宅特工安x专业作战特工雷(瞎掰的)




01



  致我们未来的同事、未来的战友:


  千万别当特工。


  好吧,首先还是恭喜诸位通过了凹凸特别行动部的初次入职测验,正式打开了特工生涯的大门,凹凸特别行动部的前辈由衷地为你们高兴,毕竟这里的入职测试惨绝人寰,堪称史上死亡率最高的地狱测试,难度媲美恐怖分子头目去竞选总统,正值壮年的海豹突击队队员在这里也不过搬水打杂的货色。


  既然此时此刻诸君有本事站在凹凸特别行动部的大门前,就说明诸君一定拥有优秀的综合素质和能力,或许是某个领域的扛把子精英,或许是百年难见的天才。不管怎样,请诸位不要害羞地为自己鼓掌,每年千千万万的弱鸡报考国防大学,长江后浪推前浪地扑向凹凸特别行动部,最终被成堆地拍死在沙滩上,能有幸获得凹凸女神垂青的更是万里挑一,诸位现在所处的位置——用凹凸特别行动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神级大佬的话来说,就是:感谢吧,弱鸡,你勉强不用被我踩了。


  问题就出在这儿,三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让诸君踏着国防大学前仆后继者扑街的尸骸走上凹凸特别行动部的光明大道,成为一名兼具神秘和帅气的特工,为国家效力,这不是一件充满荣耀的事情吗?那为什么要三令五申,说“千万别当特工”?


  那我就再说一次,不,重要的事情再说三次——


  千万别当特工,千万别当特工,千、万、别、当、特——工——!


  你别不听劝,如果你有幸见到本部实战能力排名的前几位——当然前提是你得有命活下来——你会回来感谢我们的劝告的。


  现在辞职,为时未晚。


                      ——写在新生讲话前·凹凸特行部(单身狗分部)


  Auto Special Operations Ministry,凹凸特别行动部,简称ASOM,是当今与CIA、FSB、SIS齐名的国际特别组织,取了“变换多端、拥有无限可能”这个意思,所以命名为凹凸,令人莞尔的是这个神秘的组织的标志上有颗显眼的小星星,适用于任何一个小女生的包包和小裙子——此时一个带有此标志的徽章正被放在手里把玩。


  安迷修那辆宝贝的黑色保时捷918在伦敦闹市区慢吞吞地挪着,安迷修的爱车曾无数次地被嘲笑“真他妈骚气”,可是安迷修爱得一意孤行,甚至给这辆保时捷取了个充满了神秘和霸气、让人不禁联想起它美丽的沉黑色泽的名字。


  “黑夜女王真的是小马宝莉里很帅气的一匹小马,你一定会为她的成熟和理性着迷的,雷狮。”


  安迷修极其诚恳,在这种不管是f1赛车还是老年代步车都没有用武之地的城市里行驶,他也不见半分愠怒,这个拥有着暖棕色头发的男子始终保持着极度的耐心,他的形象适用于各大幼教培训机构,憨厚,老实,淳朴,让人想到西班牙南部的小村庄那照耀着阳光的葡萄枝——


  “我已经不想听了,安迷修,你还要多久才会成年?”


  而车内的另一个则看起来像一个被绑架的当红小鲜肉明星,穿着黑色的紧身上衣,外套松松垮垮地挂在肩膀上,车内温度比较高,那张有些泛潮红的脸上全是不善,他一手抓着几张复印纸,一手把玩着凹凸特别行动部的徽章。


  “恶党,我有必要纠正一下你的陈旧观念,成年人看动画作品就是不成熟的象征吗?你根本就不理解小马宝莉的魅力,你只是带着世俗眼光把它低龄化了。能看到马儿这样世界上最自由畅快的生命在一起快乐地生活,去发现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工作上的疲劳就瞬间一扫而空了。”


  雷狮咂咂嘴,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他翻个白眼,继续和手中几张薄薄的纸作战。


  也许现在还有傻白甜的向往着国防大学向往着凹凸特别行动部的小朋友,做着帅气又神秘、拥有豪车佳人相伴、刺激与紧张并存的特工梦的话,你们可以醒一醒了——这两个热衷于每日相声似的吵嘴的、怎么看也和神秘高逼格搭不上边的男人,正是ASOM的老牌绝招。


  本部实战能力No.4 雷狮。


  本部实战能力No.5 安迷修。


  这两个男人随便拎出一个都能成为一支队伍里的领导者,两个能力太过出众的人放在一起未必和谐,就像一山容不得二虎,除非一公一母。而凹凸特行部的最高指挥塔一直是个神秘莫测的男人,那个男人眉眼弯弯微笑着把水火不容的两极捆绑在了一起,两只血气方刚的雄狮子,总不见得在一起你来我往跳踢踏——这导致现在安迷修的小保时捷里难以安宁。


  “先不说我,你的准备都做好了吗?”安谧修透过镜子看向雷狮,只能看到他低垂的脑袋,穿得很不规矩的外套下露出他的肩膀。


  雷狮抬起头,嫌弃地看着安迷修:“靠,等会你就擦亮眼睛给我看好了。”


  “那就下车!”


  伦敦湿冷的风中走出一个男人,他从骚气的黑色保时捷918中施施然起身,身高目测超过185,挺拔瘦削,两条大长腿好不惹眼,他身上穿着Bespoke定制西装,袖口露出洁白的手腕,手里拿一杯美式冰咖啡,巨大的墨镜下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但从墨镜旁露出的小片五官可以看出这是个极帅的男人。


  雷狮装模作样地拿着冰咖啡下了车,安迷修本来提议要他再夹一本书带着,更有文艺青年的气质,但被雷狮以“这样就太作了”为由给拒绝了,他大步跨向目标建筑。


  繁忙的伦敦街角矗立着一幢巴洛克风格的独栋小楼,与周围快节奏的人潮格格不入,那灰白的墙面上开着长方形与半圆拼接而成的窗户,窗前一圈黑色的装饰性的铁栅栏,这里轻易让人想到文艺复兴时期那些精致而规整的建筑,极端讲究对称,每一个细节都臻求和谐,严谨地按照数学计算来安排布局,力求达到黄金分割——古板的中世纪欧洲人喜欢这些,对称、完美,他们希冀与上帝对话。


  如果不是这栋小楼空间局促,不然人们肯定要放一台巴赫管风琴在里面,可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放台钢琴在里面了。


  这是一家太过符合文艺青年的期望的咖啡厅,咖啡厅外甚至夸张的停了一群鸽子,翘着小脚在地上踱来踱去地啄食。雷狮推门进入,门上的复古风铃发出一声长长的脆响,那一瞬间雷狮把一身风霜丢在了门外,他微笑,向吧台内的店主颔首:


  “抱歉,我迟到了。”


  那竟然是清越而柔和的一道声音,雷狮说这话时仍不忘浅浅笑着,他望向店主,用清澈而纯良的眼神看着他。为了这一次的任务,雷狮染了金发,戴了美瞳,浅紫色的眼睛晶莹又圆润,气质温柔像是草食性动物,他还拉直了原本翘起的头发,现在那满头的金耀温顺地服帖着,遮着雷狮的耳和额。


  安迷修曾经吐槽雷狮的变装技术是世界三大邪术之首,但不可否认雷狮在伪装科上的天赋实在突出。伪装作为反追杀的第一步,凹凸特行部的每一个人都经过这方面的训练,而现任本部成员中又以雷狮和另一个叫做金的小毛孩子最为厉害。那小毛孩子是天赋技能加持,有种令人相信他的魔力,而雷狮则真的善于伪装,要不是雷狮不屑于做这种事,不然他能成为让国际警()察束手无策的欺诈师。


  今天的雷狮甚至不屑于做过多的准备,来之前只不过染了个头发换了身衣服戴了对美瞳——可这杀伤力已经足够巨大了,风度翩翩的温柔绅士,跟原本的雷狮简直是换了大脑的区别。


  店长对雷狮的迟到很是宽容,胖乎乎的中年男子看着雷狮心照不宣地一笑:“没关系,布伦达先生,我很期待你今天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享受呢。”


  车内待机的安迷修这时候终于说了第一句话——虽然耳机隐藏在雷狮拉直的头发下面——可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要交流,这是谨慎的做法:


  “现在正从前门进入的就是目标人物,戴眼镜的三十岁上下的男子,你坐下的时候当心一点,西装裤比较紧,不要露出武器的形状。”


  还用你说,婆婆妈妈。


  这次任务简单到用一句话即可概括——保护一个热爱音乐喜欢咖啡的中年男人安全地度过下午的三个小时,保证他明天能出席联邦的最高会议。


  周围人多眼杂,雷狮不能出声回答安迷修的老妈子式发言,不过搭档这么多年安迷修仍是改不掉爱操心的毛病,这可能也算得上是安迷修的执着了吧。雷狮笑着,转过头背对咖啡厅内的摄像头,他坐上正对大门的那架三角钢琴的琴凳,双手抚上琴键。


  作为目标的中年男人在离雷狮最近的一张桌子前坐下,等待着雷狮开场。


  ——果然是这样。


  在经过改装的单面透视玻璃的车窗后面,安迷修眼前亮着多块显示屏幕,其中一块是咖啡厅的监控,不留痕迹地黑进这样一个小系统是凹凸特行部的基本功,安迷修甚至用不到两秒,现在那块屏幕上只能看到雷狮的后脑勺。


  而有一块屏幕上显示周围热源情况,红外线图像中一片灰白的建筑物上有一块异常的暖色——


  “你对面那幢楼的楼顶有一个狙击手,装备应该是瑞士SSG3000,暂时看不出下一步动作的倾向。你别担心,弹好你的琴,我会解决的。”


  瑞士Sauer SSG3000,单发机器精准的狙击步枪,看来对手派来的是个对自己很有自信、准备一发定胜负的硬角色,不知道这个自负的家伙格斗术怎么样呢?雷狮眼睛转向玻璃外,青灰色的天空上低垂的云团快速地运动着。


  “我看到了,雷狮,你的头刚刚偏转了一下,你别不当回事,哪怕是再简单的任务也不能放松,雷狮,你记住,你今天的任务只是近距离保护目标,到需要近身战的时候你再行动,其余时候不要轻举妄动,若是对方长距离狙击,你根本没有反应时间,所以你要保护好自己。”


  安迷修严肃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由于电流而显得紧张兮兮的感觉,雷狮觉得有点好笑。


  他的双手放松地舒展在琴键上,架势很好看,指腹贴着琴键,而十指在琴键上方架出一个轻盈的空间,那是幼年就受了良好的基本功指导的人惯有的手势,寂静中蕴蓄着力量感。这双指骨修长的手极其适合宽音域的跳跃,在别人踩着延音踏板艰难爬升的时候,这双手可以直接跨越大片的琴键。


  凹凸特行部的特工都是全能的代名词,安迷修曾在上上届的冬季奥运会获得一块击剑银牌,雷狮若是愿意,他也可以大大方方地赢一个肖邦国际钢琴比赛。


  而他现在和和气气地询问在座的客人,像一个酒吧驻唱的小姑娘:


  “您好,先生您希望欣赏到怎样的曲子呢?若果没有什么特别的需要,就原谅我愚笨地自由发挥了。”


  “等等雷狮,我想再挽留一下,你真的要弹那首曲子么,一个咖啡厅的钢琴小哥弹那种曲子真的好么……”


  这下安迷修可真的要跳起来揪住雷狮的领子了,因为他看见雷狮转过头面向摄像头,缓慢地做出唇型:


  我——喜——欢——


  虽然雷狮看不到安迷修此刻的样子,但安迷修觉得他们刚才是对视了,他眼前只剩下雷狮的一双眼睛,晶紫色的,睁大着的,染着笑意,全是狡黠,挑衅又骄傲满满——安迷修可真是被他气死了。


   要知道天台上那位端着SSG3000的老哥还没开枪呢。


  就在此时雷狮陡然起势,十指游走快若闪电,音符狂乱落下,琴音轰然回绕,把在场的人包括车内看直播的安迷修都吓得一震。


  降E大调第五钢琴协奏曲,又名“皇帝”。


  雷狮当然喜欢它。这霸道嚣张的钢琴协奏曲就算没了其他乐器的陪衬,也是极为突出的,作为贝多芬所有钢琴协奏曲中最为庞大宏伟的一部,“皇帝”结构工稳,波澜壮阔,自成一种王者风范。雷狮选取的这第一乐章,以主奏钢琴的花奏开场,当第一个音节落下,便骤雨一般狂乱地绽开无数的音节,极端的复杂华丽。


  “居然是皇帝吗,有个性的小家伙。”


  中年人赞许地点头,即使他被吓了一跳,但他依旧被雷狮的演奏折服了。这中间有一定刻意炫技的成分在里面,可雷狮有炫耀的资本,他自己也弹的十分high,金发扫在他眼前,随着音符的起落而晃着,在灯光下呈现夺目的色彩。


  狂如惊雷,乱如骤雨,疾如旋风,雷狮十指暴动,在小咖啡馆内硬是奏出了莅临千军万马的气势。


  安迷修也拿他没办法了。雷狮就是雷狮,怎样张扬,都很合称。他能做的只是在看直播的同时盯紧天台上的那架SSG3000。雷狮嚣张肆意惯了,喜好的是占据绝对优势大闹一场,而安迷修的职责就是自觉地站在后方为雷狮制造优势。雷狮要是扛着单兵迫击炮冲锋,安迷修就得在后面制造弹幕掩护,雷狮要是想喝扎啤撸串,安迷修就得跟着给他买单,这都是一样的道理。


  安迷修带上眼镜,专注地盯着眼前的各种屏幕,当老妈子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啊。


  雷狮就这样划了三个小时的水,有兴致就来一段钢琴,中途插入曲目包括月光奏鸣曲、樱桃小丸子、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世上只有妈妈好等,惹得店里的人忍俊不禁,累了就跑下来喝杯咖啡,和客人聊天,很是惬意。


  对比起雷狮,安迷修窝在他的“黑夜女王”里,神情认真而严肃,大量的代码映在他的眼镜上,并且快速地掠过,安迷修一边看直播一边处理着巨大的信息量。


  差点忘记介绍,本部作战实力No.5的安迷修,拥有国家工程院的博士头衔,今年凹凸特行部纳新时,计算机和电气工程这两门的主考官兼命题人,就是安迷修。


  当然,也可能正是因为这个情况,雷狮坚持认为今年的测试放进了更多的弱鸡。


  不过三个小时过去了,楼顶上的那个SSG3000始终没有动作。


  雷狮在卫生间里正式和安迷修对上了话:“对面的什么意思?这么久了还没动静,不会是睡着了吧。”


  “不是,我已经善意地提醒过他了。”安迷修回答。


  “嗯哼?”


  “我发短信到他手机上啦。”


  天真无邪平平无奇的语气,而实际情况是,安迷修顺着那部可怜的手机连入的网络,顺藤摸瓜给了那位SSG3000一点爱的抚摸。


  于是SSG3000的手机黑屏无响应,上面只有一行好清纯好不做作的黑体大字:


  ——敢动?1.2秒内打爆你的脑袋。


  精于伏击战的安迷修,远程支援一把好手,玩的就是运筹帷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军队狙击手的精准度一般是1.5秒左右,而对于安迷修,那个1.2秒还真不是骗人。


  事后雷狮摘掉美瞳坐在“黑夜女王”里哈哈大笑,笑安迷修欺负小朋友。安迷修没理他,车内环绕着刚刚雷狮弹琴的录音,音质也被安迷修在忙里偷闲中提高了,骚气的保时捷内播着古典音乐,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雷狮为了方便换衣服坐在后座,此刻他探身揶揄安迷修:“哦,你原来那么喜欢啊?”


  “坐好,不然待会儿我加速你别飞出去。”


  “你就扯吧安迷修,这种地方开到四十码都叫飙车。”


  说着雷狮切掉了音乐,并且自娱自乐毫不羞涩地跟着哼唱。


  “Boy,let`s not talk too much~”


  “Grab on my waist and put that body on me~”

  

  先不说长得一脸根正苗红的安迷修车里怎么会有这种小黄碟,雷狮还唱得如此熟练,终于有勇士打破了车内湿乎乎黏腻腻的气氛。


  “三天后,有一次联合任务,丹尼尔大人抓阄……不是,仔细斟酌后决定派出A组和B组——我们和A组联合的话,感觉会是个偏向于伪装、冲突不太激烈的任务?”看着最高指挥塔的简讯,安迷修冷静分析。


  雷狮翘起嘴角:“有点意思。”

TBC

基本属于瞎掰,有错误欢迎指出

为毛安哥要做远程支援技术支持呢,在之后会写吧

取这破名是因为我动笔的时候有预感会写的像女生换装小游戏一样x

下一次瑞金也粗场

31 Dec 2017
 
评论(10)
 
热度(3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