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号就放刀男相关了,以前写的其他东西不会删,其他账号有缘你会找到的。
加油。
头像和背景均是自摄✌🏻
 
 

[刀剑乱舞]本丸女子力大赏

旧文搬运,全员纯搞笑,婶婶很会搞事,并且暗恋弟弟丸,就几十个字的暗送秋波,跳过也没问题,没了

 



婶婶抱怨这个除了她就全是男人的世界,她已经厌倦了,她现在需要的是女孩子软软的胸部和美好的大腿,是美少女甜甜的微笑和柔柔的声音。所以婶婶决定举办一次本丸女子力大赛,前三甲可以不同程度上享受内番优惠和出阵减免,冠军选手将成为下一个月的近侍,并且婶婶会完成冠军选手的一个愿望。


奖品很诱人,真的,尤其是对于三日月莺丸髭切这种常年翘班偷懒的老爷子,连躺在房间里撑着脑袋啃仙贝的明石都举起了他高贵的双手表示赞成,一时间本丸里闹闹哄哄各执一词。


以大包平为首的抵抗派言辞拒绝,誓死不会套上小裙子,头可断血可流,男子汉的尊严不能丢,他大包平堂堂八尺男刀,宁愿光明磊落地被高速枪爹戳成残废,也不愿意和蕾丝白纱共存一秒。


以三日月为代表的赞成派静候开场,俨然为了逃避内番,连节操都丢掉了,三日月身后坐着笑嘻嘻的莺丸和髭切。嘛,也是,毕竟是能说出“可以摸哦”那种台词的天然老流氓,穿个小裙子不就等于真剑必杀爆衣爆在了下半身嘛,无妨无妨。


冷静观望派则很伤脑筋,膝丸拉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哥哥:“阿尼甲!还不知比赛形式呢,不要这么草率就决定啊!”堀川拉住愤慨激昂的和泉守:“兼桑!先听听主殿怎么讲啊,不要这么草率就生气啊!”


以长谷部为首并且也只有长谷部一个人的激进派,只要是主的命令,不管是是上刀山下火海、吃莺丸做的的饭团、叫明石起床,还是看管鹤丸、陪萤丸手合,他都会头也不回地去完成,何况只是套条小裙子往长腿上套个蕾丝袜呢,这么想着,他宛如壮士就义般,口中默念“为了拯救主思念闺蜜的苦痛”,然后艰难地在自己头上扎了个小揪揪,并绑上了粉色的蝴蝶结。


是日,活动室里刀声鼎沸,没有出阵任务的刀们以及翘了内番的刀们齐聚一堂,讨论作战方案,莺丸带了茶过来,烛台切做了茶点,一派老年棋牌室的祥和景象。才怪,我们可以清楚看见,如果不是堀川拉着,和泉守早就窜上了屋顶,膝丸死死抱着自己哥哥的腰,才阻止了髭切去婶婶房里偷女装。


“兼桑你上房揭瓦也没用啊!”“阿尼甲你偷来也穿不下啊!”两人如是呐喊。


“主殿这就是要搞事啊!可真是吓到我了,闺蜜什么的,一直不是有乱酱和次郎和她玩的吗?我觉得她一定是又看了什么奇怪的漫画,就那种什么……转性?还是性转来着……唉不管了!”


说到搞事情,绝对少不了鹤丸国永同志,他虽然不太想穿女装,但是让别人穿的兴趣还是很浓厚的,此刻他就在不断游说藤四郎们,来穿裙子吧,然后成功让一期一振!紧急拔刀!


“可能是更加私密的事情无法倾诉?生理上或者心理上。”烛台切缓和道。


“不可能,光仔你不了解她,除了初始刀清光,和她呆的最久的就是我和小狐丸了,主殿从前到后每一天都强壮得像头牛,我记得前年冬天特别冷,连三日月老头儿都感冒了,就她一点事儿都没,可能是蟑螂成精。心理上就更没可能了,她除了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暗恋某把刀以外,她的心眼儿就这么大点儿。如果真像光仔你说的那样,我们一群公的也不能顶个啥用啊。”


鹤丸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出一丢丢距离,连蚂蚁都爬不过去。


被莫名其妙点名的清光抬头:“啊?如果是依我的了解,主殿大概是想看看我们化妆露大腿的样子?总之主殿一直直勾勾地盯着药研和退酱的大腿看,不知道你们发现了没有。”


一期脸色一变,一手默默扶上了自己的本体:“原来……如此啊……”


一期的身后是安慰着快哭的五虎退的药研。


小狐丸同样被点名:“我赞同清光,毕竟当年三日月还没来的时候,主殿就一直在我耳边念叨,‘为什么三日月要穿那么宽大的裤子,真的不热吗?内番服为什么要在裤子里面穿毛裤,真的不热吗?’这样,后来三日月来了,她又开始念叨‘鹤丸为什么内番服要穿三日月那种逆人类的款式呢?他真的方便吗?’这样的。”


“哈哈哈,这可真是吓到爷爷我了。”和莺丸一起喝茶的三日月哈哈哈起来。


“哈!所以就说不穿是正确的!为了一个愿望就出卖自己的人格,哼,天下五剑也不过如此了。”大包平听到婶婶的险恶用心,十分得意自己的英明选择,惨遭地图炮的数珠丸和大典太没说啥,傻包包呀,虽然你看我们不爽,还老想找我们手合,甚至你是傻的,可我们依旧爱你。


“哎呀,大包平,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出卖自己的人格’这种话呀?我好欣慰呢,你也不是一直犯傻的嘛。”莺丸扶住要笑倒过去的三日月,看着大包平。


“有什么好笑的啊老头儿!!莺丸你能不能别拆我的台?还有你那笑容是怎么回事?好恶心!!”


“准确来说,应该是‘充满母爱光辉的笑容’才对,哈哈哈。”三日月补刀。


看到同一战线的好战友被老年刀怼,和泉守决定两肋插刀:“你们这种目光短浅的刀怎么会明白!穿上了裙子,强大又帅气的我就不再是强大又帅气的我了!我可是把流行的刀!你见过男人穿女装流行的吗???”


“有啊,”清光一边平静地看着他,一边平静地击碎了和泉守兼定小朋友小小的心灵,“主殿看过你穿巫女服的图片,还喜欢的不得了,说要为你做头发。”


“而且,就因为穿了裙子就不强大不帅气了,看来你不是真的强大又帅气。”安定煽风点火,看热闹不嫌事大。


和泉守楞了一下:“我不信不可能怎么会……啊啊啊啊啊!反正就是不要!!!”想象了一下186的自己穿着裙子的样子,和泉守又快要飞上了屋顶,只有堀川在下面苦口婆心地顺毛,并且拽着他的长腿。


鸡飞狗跳鸡飞狗跳,老爷子们唯恐天下不乱浑水摸鱼倒打一耙,小年轻们愤慨激昂不撞南墙不回头,冷静派焦头烂额,拉住了这个那个又上了房,拉住了那个这个又拔了本体就要去砍婶婶衣柜。混乱没持续多久,因为第一主命长谷部君来了。


还没等鹤丸嘲笑他头上的蝴蝶结,长谷部便义正辞严眼神一震让所有刀噤了声:“我来宣读主上最新的决议,一,全本丸都要参加,包括短刀;二,夺得冠军的刀,同刀派的刀可以一同享受内番减免和出阵优惠,只不过不会担任近侍也不能向主提愿望;三,倒数一二三名,分别要和萤丸手合一个月、和鲶尾马当番一个月、吃莺丸做的饭团一个月。最后,此次比赛形式不限,唯一要求就是:展现你自身的女子力。”


“诶——!!!???”


这下真的是拳打脚踢乱作一团。


“我不要做一个月的饭团……”莺丸面露难色。


“你不想做我们还不想吃呢,莺呐,你知道你的饭团可是连马都要吐出来的哦?本来还想看热闹呢,这下不得不动真格了……”鹤丸抹掉脑门上的汗。


“哈哈哈,不过这‘展现自身的女子力’,到底该怎么做呢?”三日月微笑。


“谁知道,切,管他呢,堀川!我们走。”和泉守大手一挥。


“不行啊兼桑,倒数第一要和萤丸君手合一个月的!”心累的堀川·保姆·国广赶紧跑上前拉住本丸爱抖露。


“萤丸有那么可怕吗……?”短刀身大太心的萤总抱着膝盖乖巧坐一脸委屈。


“不许你们这么说萤丸!萤丸才不可怕呢!”爱染挺身而出。


“小朋友……你要知道,那是因为你是短刀,主殿不会安排你和大太刀手合,不然你去跟你的萤丸小宝贝手合一下试试?”由于搞事而常被罚去和萤丸手合的鹤丸与鲶尾善意地笑了笑。


“这种事情就不要管啦,萤啊,爱染呀,你们看看是不是帮帮监护人我得个第一名呢……这样我就可以向主许愿翘掉所有的内番啦。”明石睡在茶几后面,很自然地拿起了莺丸碟子里的茶点。


“你这样子绝对不是监护人吧!!!萤丸会这样子强悍都是被靠不住的监护人给逼的吧???就是因为明石你太靠不住萤丸才决定成为来派的顶梁柱的吧???而且还可以翘掉所有内番啊我怎么没想到!!!”鹤丸捂脸。


“甚好甚好,国行给了爷爷我很多启发呢,哈哈哈。看来是时候认真了呢。”


“爷爷你不要露出那种要爆真剑一样的笑容好不好!?”鹤丸跳起来。


“嗯嗯,大包平,你给我回来,多一个人就多一分胜算呢。”莺爷爷招招手。


“可我并不认为大包平老爷能起到多大作用,莺丸老爷。”药研冷静分析。


“药研君你别说啦,快想想办法怎样为粟田口争一个名次吧,一期君刚刚挖地回来,如果又要和萤丸君手合的话也太可怜了。”莺丸笑着回击。


“不劳费心了,莺丸殿,我会指导弟弟们正确并且适当地参与这个游戏的。”一期死守阵地,强忍着拔刀的欲望。


“你们粟田口难道不是占了天大的优势?短刀们还是小孩子,腿上肌肉都没长实,一个个都是细嫩的不行,更别说你们粟田口还有乱在,主上可是一直夸他漂亮呢。”安定在一旁道出事实。


“可你不是也有加州君吗?指甲油呀保养头发这一类的,主不是夸赞加州君比女孩子懂得还多吗?”源家哥哥加入战局,倒打一耙。


“髭切君,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和清光又不是同刀派,只不过是同一个主人。”安定从容不迫。


“没错哦,就算我获胜,安定也得不到任何奖励的啦。哼哼,不过髭切君你也不用太担心啦,就算打扮出了金刚芭比之类的东西,主殿也会因为某把刀而动用私心的吧?”清光趴到安定背上,从安定的肩膀后面对众人一笑。


“对哦!主可喜欢弟弟丸了,而且弟弟丸这么可爱……唔……我来想想,弟弟你要不要试试薄荷绿的lo裙?就是现世很流行的那种,主不是经常抱怨特化后看不见腿丸的腿嘛,穿了小裙子就可以看见了哦。唔……”


“阿尼甲你不要乱脑补啊啊啊啊!!!”


这边一对平安老弟兄还没消停,粟田口天团的秘密会议也在如火如荼进行。


“说真的哦,乱酱你一定要加油,一期尼这几天真的是特别累,我看到的!晚上忙到很晚才睡,第二天一早就要出阵,主上叫三日月殿帮一期尼,结果三日月殿偷懒去和莺丸殿喝茶啦!(小声)”


“我懂,丰臣组的情谊是靠不住的,没关系,乱酱,我们也会帮你的,绝对不会让一期尼再这么累了!(小声)”


“与其说是丰臣组的情谊靠不住,不如说是三日月殿靠不住吧?不过这一次我绝对会加油的,买来好久舍不得穿的小裙子这次我就去穿它好了!(小声)”


“虽然很谢谢你们——但是,我都听见了哦?”


“哇呜呜呜呜呜!!!一期尼!!!”




就这么乱乱糟糟的,很快到了婶婶搞事的那一天。


这一天,阳光灿烂,万物生长,和谐的本丸一派欣欣向荣,兄友弟恭,母慈子孝,尊老爱幼,拾金不昧,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婶婶坐在屋中,连长谷部都不在她身边,所有的刀男都在隔壁万分紧张地准备着,嘛,这可是关乎着许多刀男子汉的尊严,以及许多刀摸鱼划水的愿望呢。


胁差双子负责报幕和联络,两人尚未换上特殊服饰,只是穿着一黑一白两套小西装,保持一定的神秘感,鲶尾蹦蹦跳跳地举着麦,顿时两个房间里的音响都叫唤了起来:


“为发扬本丸的优良传统,学习审神者的先进思想,培养刀剑男士上得了54疯人院、下得了闺女绣花房的品质,我丸决定举行一次具有特殊意义的比赛!在此,我宣布——本丸女子力大赏,正式开始!”


一旁的骨喰也举起了麦,标准捧读:“可喜可贺。”


鲶尾:“本次大赛以刀种分组,体型较大的刀剑男士率先出场,接下来,让我们有请——”


骨喰接上:“薙刀组。”


应声而来的是岩融和巴形薙刀,只见两人都和平常没有任何变化,各自穿着各自的出阵服。


“首先到来的是岩融选手和巴形薙刀选手!这两位本丸的AOE扛把子竟然穿着出阵服就来到了比赛现场!让我们期待他们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吧!”鲶尾举着麦,硬是喊出了鹤丸声线。


“岩融选手靠近了主上所在的位置。”骨喰则十分冷静了。


“岩融选手拿出了他的薙刀!做出了攻击的起势!他究竟要干什么呢!!”


岩融嘿嘿嘿一笑,豪迈地对婶婶说:“阿鲁基哟!让我来为你表演狩猎千刀吧!哈哈哈哈!”


……


“啥玩意儿???”婶婶跳起来:“园长你这脑回路也太清奇了吧?你是不是不理解‘女子力’意思?你怎么不问问三条家其他人呢?本来还以为你会表演安塞腰鼓给我看呢,差评,负分。”


婶婶在手中的评分单里写下了什么,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


“好!我们的第一位选手,岩融!已经完成了他的表演!本次大赛的第一个成绩,据说是负分!啊!首个负分出现了!真让人激动啊!”鲶尾如是说。


“接下来有请巴形薙刀上场。”骨喰接。


巴形薙刀走到婶婶面前,推了一推自己的单镜片儿:“你想学数学吗?”


“哈?”


“我可以教你。”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巴形薙刀选手命中了主上的死穴!我们都知道主上每晚都为了数学题而嚎哭,掉下来的头发都堵住了下水管道,那么巴形薙刀选手的这大胆尝试究竟会又怎样的结果呢!?”


婶婶给了教导主任一个大大的微笑:“我大概知道你的思路了,你是想表现知性女教师那种的女子力吧?可惜了,劳资最害怕的就是数学老师,你给我秀高跟鞋都比这强。所以——负分!鲶尾!骨喰!把这两把傻薙刀领回去!”


“噢!主上你还记得我俩以前是薙刀啊!”


“鲶尾,喊这种话就不要对着麦了。接下来,有请枪组。”


三名枪走进来,这三个最起码理解了“女子力”的意思,并且做出了一个直男可以尽的最大努力,只见三人耳边都别着一朵樱花,御手杵还穿了一件粉色的毛茸茸的小外套。其他就没了,还是该出阵服的就出阵服。


蜻蛉切有点不好意思,已经有点儿脸红,日本号笑着看婶婶,御手杵则一脸迷茫,仿佛下一句台词就是“这哪儿我谁”。


“我来给主殿讲个故事……因为五虎退说,我讲故事的时候……很温柔……”这才看清蜻蛉切手里拿着一本故事书,是他常给五虎退讲的那一本。


“嗯,这样的蜻蛉切最温柔了,不要不好意思。”婶婶点头。


“喏,阿鲁基,这个送给你。”日本号递过来一个手链,上面穿着漂亮的青色鸟羽,还有干净的不同颜色的小石子。


“哇!好漂亮!号叔你竟然会做这种东西!”


“怎么可能,这么小的东西,我带着放大镜也穿不进去,你也知道枪没一把不瞎的。是短刀做的。”


“你欺骗我的感情……”


“但孔是我钻的。”


婶婶一愣,这石子的尺寸对于日本号来说实在太小,她可以想象到日本号是怎么眯着眼睛,整个人快要缩到石子里面去那样,给这些小东西一一钻孔。这样的日本号让人不禁心头一暖。


轮到御手杵,他扯着明显小过了头的粉色毛毛外套:“阿鲁基,我只会突刺,除了突刺以外啥也不会。女子力也完全没头绪,日本号和蜻蛉切怕我去和萤丸手合,所以借了这件外套给我,阿鲁基你说我要怎么办,要不我给你表演一段突刺?”


“别别别,还是算了吧力宏哟,你快把衣服还回去,撑坏了可不好了。”


骨喰负责把三名枪送回去,鲶尾继续报幕:“枪组的成绩还是可喜可贺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主的表情很缓和,至少没有巴形薙刀问主要不要学数学时那么恐怖了!那么话不多说,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本丸中坚武装力量——大太刀组!”


先出现的是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万众期待的种子选手之一——次郎,就在这一组中,他并没有太过修饰,还是出阵服,但是出阵服就已经把前面的薙刀和枪比下去了一大截,这一此次郎没有喝得稀烂,妆容也精致了许多,比起以前那种含醉而豪爽的样子,现在更是鲜妍逼人。旁边的太郎跟随着弟弟前来,穿内番服,手里拿着一把尺八。


太郎跪坐下来,起奏,乐曲清丽而形式规整,次郎在哥哥的乐曲中随意地坐了下来,双腿伸展,一腿叠在另一腿上,微微曲起,以肘撑着腰部,美人半卧榻状。太郎的乐声渐趋华丽激越,次郎掏出随身携带的酒罐,满饮了一口,然后朝婶婶肆意一笑。


婶婶捂住嘴无声尖叫。


“女子力什么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呢……也许,是这样?”


这么说着,次郎将目光转向太郎,从裙裾中抬起一条雪白的腿,勾了勾自家兄长的前襟。


婶婶昏了过去。


“啊!大震撼!大太刀一组的表现太令人震惊了!主上已经昏了过去!现在正由特派志愿者药研藤四郎抢救中!那么趁这番功夫,让我们欢迎大太刀二组的选手!”


“啊!大太刀二组的表现!这可真是吓到主持人我了!”


药研拍拍婶婶的脸:“大将,醒一醒,萤丸老爷穿小裙子过来了。”


婶婶瞬间满血复活,眼冒绿光如狼似虎如饥似渴。


向我们款款走来的是石切丸和萤丸。石切丸穿着一身白西装,里面是浅绿色的衬衫,显然不是为了展现自身的女子力的,而是为了衬托边上的萤丸,这位个子娇小的付丧神,穿着白为底,浅绿为点缀的洛丽塔洋裙,裙面上跃着萤火点点,脚下蹬着白色的圆头平跟鞋,打着把颜色配套的小洋伞,牵着石切丸的手。


萤丸眨巴着大眼睛,和石切丸一起走到婶婶跟前,提起裙摆呼地转了一圈,粉雕玉琢的洋娃娃,扑闪着萤绿的眼睛,婶婶觉得自己要飞升了。


“没办法,如果明石不能工作的话,那我会养活来派的。”不愧是萤魔王,言出霸气,不愧是本丸扛把子的大太刀、大太刀中的扛把子。


“我呢,并不很在意,和萤丸手合也没关系。能为小朋友增色我也挺高兴的。”石切papa看着萤丸,笑笑。


TBC(等我哪天闲得快死了大概会写完)

后续走这儿

20 Feb 2018
 
评论(19)
 
热度(25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