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号就放刀男相关了,以前写的其他东西不会删,其他账号有缘你会找到的。
加油。
头像和背景均是自摄✌🏻
 
 

蝎迪-无题

 

蝎或许还可以记得那只跌跌撞撞的蝴蝶。

冒冒失失的,又像是好奇似的,飞落在蝎的一具傀儡上。

它安静地扑扇着美丽的蓝色的蝶翼,丝毫不在意蝎的视线。

蝎也不再注意它。

 

蝎回头,那蝴蝶紧贴着傀儡慢慢地飞着。

或许是很喜欢傀儡的气味吧。蝎再次投入手中的工作,不再搭理那只不肯离去的蝴蝶。

 

 周而复始,那只蝴蝶就这么无缘无故地陪伴了蝎很久。

“就这么喜欢傀儡的味道么。”蝎坐在阴暗的地下室一角,从空气微微的震动中,蝎知道那只蝴蝶停在了他毫无触觉的发梢上,就像往常一样,不带声息地静静扇动翅膀。

蝎习惯了那蓝色的漂亮蝴蝶陪伴着他日日夜夜的工作,不管在太阳升起的晨色中还是太阳落下的暮色中。

 

 那天早晨,蝴蝶忽然不见了。

迪达拉兴冲冲地跑过来,拉着蝎的手说:

“但那但那!今天早上我看见有一只超漂亮的蓝色蝴蝶从你的地下室飞出来,然后它就一直往上飞,就是朝着太阳的哪个方向,最后我用假眼都看不到它了!”

迪达拉的眼睛扑闪着,蓝色的光泽让蝎想到了那只蝴蝶翅膀上的磷粉。

蝎这才发现,其实那只蝴蝶很美丽。

 

飞蛾扑火。蝎静静地想。

渺小地追逐着太阳,最终一定化为了阳光下的灰烬。

 蝎的心没有起波澜。

 

 

 

 

 

 ❀

 

蝎或许还能记得迪达拉放烟花的情景。

迪达拉有的时候会在自己的炸弹里面混入乱七八糟的东西,使它们爆炸起来就像祭典上的花火。

蝎说着这都些什么小孩把戏。

迪达拉不曾听过他的话,照旧满脸的笑,看着黏土爆弹的方向,竖起手指轻念一句“爆”。

 

 一只白色的黏土蝴蝶从迪达拉的指间飞出,跌跌撞撞地扑扇着翅膀。

蝎听见迪达拉又像往常那样念。

 

 爆炸的冲击缭乱了蝎和迪达拉的头发。

蝎看向身边的迪达拉,兴奋的蓝眼睛里闪烁着花火的倒影。

就好像是传说中春之国的阡陌花海。

澄碧的蓝天和烂漫的花海,沉浸在一人的眼瞳中。

 

 

 只是瞬间,却美丽如永恒。

 

 

“蝎旦那,你看这像不像太阳一样,我想做出烧不化的黏土鸟,到太阳里去。”

蝎没在意这句话,迪达拉天天都嘟囔着奇奇怪怪的愿望,他早已习惯,也不屑去在意。

 

 

 

 

 ❀

 

迪达拉忽然在蝎的视线中消失了。

长久都看不见他的踪影。

没有他叽叽喳喳的抱怨和率真的理想。

没有他乱乱糟糟的爆炸和无聊的烟花。

 

绝来了,他从地面钻出,白绝笑着,黑绝面无表情:

“迪达拉死了。”

蝎没有迟疑,淡淡地接了一句“哦”。

 

“死于自己的爆炸。”

“……”

“这小子真是不让人省心,那天方圆几十公里的人都看到了他那个巨大的CO自爆,都以为是地面又升起了第二个太阳,真是有意思,为了他所谓的艺术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啊。”

“我知道了。”蝎听到这里,没有一丝表情变化,只是转过身示意绝不用再告诉他更详细的事情了。

 

 

迪达拉死了。

 

飞蛾扑火。蝎静静地想着,垂下眼帘。

追求那样不切实际的灿烂,下场只能是自我的毁灭。

不过那小子应该很高兴吧。

蝎大步走入前方。

 

 

 

 

 ❀

……

蝎忽然想起了那只他不曾在意的追逐太阳的蓝色蝴蝶。

他又想到了那他不曾在意的迪达拉的种种。

还有他不曾在意的那一句“蝎旦那,你看这像不像太阳一样,我想做出烧不化的黏土鸟,到太阳里去。”

 

 

 蝎的心再不起波澜。

 

End

27 Aug 2015
 
评论(2)
 
热度(20)
  1. UboShalKuroroHisoka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