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号就放刀男相关了,以前写的其他东西不会删,其他账号有缘你会找到的。
加油。
头像和背景均是自摄✌🏻
 
 

不得不说一下自己的心酸史……酒吞你看着办吧,你老婆儿子都在我这


茨木是我最早的ssr,五级的时候就来到我家了,家里所有小孩都他带大的,任劳任怨简直是寮中楷模,莫名感觉这样的茨有种沉稳人妻(划掉)大哥哥的感觉,连姑姑都是茨木带的……现在抽到了夜叉,脑子里控制不住地想到,单亲母亲辛苦拉扯孩子,老公在外沉迷酒色不肯回家…这样的狗血故事(。

---------------------------------------------

阿妈捂着肝回来了,身边跟着一脸倦容的茨木。

“辛苦了,这么长时间以来真是谢谢你,没有你阿妈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茨木把身后臭着个脸的小不点拽出来,丢到结界里,向姑姑点了下头,然后回头看阿妈。

“吾怎会因这点小事就倦怠,无需多言。倒是夜叉那小崽子,越发不像个样子了,突两下就算了,还不暴击。改日还得教训他。”

阿妈停顿了一下,默默想起夜叉初来时那个样子,软糯的一小团,暗红的发掩着小小的角,与那平安京赫赫有名的两只大妖不乏神似之处。

她暗中观察自己寮中ssr扛把子的脸色,要知道这个非洲阿妈,抽到茨木以后就再没踏出过非洲一步。果然啊,茨木在皱眉头。

是在生气这弱鸡的小家伙长得和他挚友有点相似吗?还是说在生气阿妈老是抽不出酒吞童子?或者说又有什么别的想法?

ssr的心思你别猜。



阿妈厚着脸皮把夜叉送到茨木跟前:“拜托拜托,茨木,请你带带这孩子吧!”

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算常常为了保护那些奶娃子而受伤,茨木也从没有推辞过阿妈的请求。

只是这崽子……

茨木还是接过了小夜叉,熟稔的揣在怀抱里,夜叉觉醒前的红发蹭着茨木的脖颈,很是柔软。这崽子一个响亮的呼噜,往茨木胸前更温暖的地方扭去。

阿妈的茨木,是个不太一样的茨木。

或许是早就看出阿妈的非力十足,多说无用,他竟然也没有天天嚷着要挚友。

阿妈很欣慰,阿妈也很心酸。


我在抽个什么几把玩意儿啊!这是第几个狸猫了啊?你瞅瞅,卡池你瞅瞅,这是我点的酒吞嘛!你是不是眼神不好!?

看着心头肉茨木带着一众小家伙,奔走在各个战场,轻笑一声按下地狱之手,妖气狂乱间还记得把小孩子们护在身后,一次又一次,地狱之手地狱之手,每天回到寮里都累到快倒,却还是记得把酒吞的事迹当做睡前故事讲给小妖听。

那时候的茨木,眼睛都在发光啊。

阿妈感觉很愧疚,并且开始了深刻的反思。

她的茨木一直都很懂事,寮里没有酒吞,他就一个人倚在院子里的樱树下喝酒,漫不经心又慵懒,阿妈叫一声,他就二话不说收拾甲胄起来干架,长发骄傲而闪耀地在背后乱舞。

真的,随叫随到,从不偷懒耍赖,能暴击就暴击,从不发脾气闹变扭,而且还耐着自己大妖天生的好战性子去奶孩子。

面对这样的茨木,阿妈感觉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他的东西。

于是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非酋暗下决心,一定要抽来酒吞童子。


可现在夜叉仔仔都能做二突子了,阿妈心仪的茨木老公还是没来。

在无数次狸猫的重复后,阿妈仰天长啸,旁边好不容易结束一天工作、终于把夜叉丢给姑姑的茨木,并没有说什么。

对不起!!!是阿妈太非阿妈给你土下座啦茨儿砸!

晚上,阿妈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深刻反省着自己为什么是个非洲阴阳师。


夜叉越来越往无法控制的地方发展了。

这家伙开始袒胸露腹,自称本大爷,明明小屁孩一个,还用攻气十足的声音说“去死吧”这样的台词并做出根本没用的二突子攻击。

茨木生气地把他拎起来丢到姑姑那里,怒目决眦,按下个地狱之手,收拾好夜叉的烂摊子。

“臭小子!没能耐就给我让开!”

“本大爷的事情不用你管!”

阿妈把“叛逆期儿子和老妈吵架”“言语严厉但行动证明一切的母爱”之类的想法扼杀在脑子里,看着自己家的顶梁柱——

茨木好像真的有点生气。

好脾气的姑姑哄着夜叉并且赶紧劝架去了,可过了会儿,阿妈却在茨木脸上久违地看出一份失落。

应该是失落吧。

阿妈没有酒吞,茨木没有他的挚友。

偶尔一次组队遇到,多开心啊,茨木看着酒吞战斗的样子,差点忘了朝敌人放爪子。

再看看夜叉这个气死人的小崽子,像酒吞又像茨木,却怂成这个样子。

太不像话了!

茨木隔三差五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夜叉揪起来,生气地揍他一顿。

照理说,阿妈的这个茨木定位是稳重的大哥哥,平常不会揍小孩子的——

第二天,夜叉鼻青脸肿地暴击了。

独自抚养儿子的单亲母亲,果然要严厉一点才行。(划掉)

阿妈总算醒悟了。

大妖怪不是小女生,思念的外泄才不是那种叽叽歪歪哭哭啼啼。

她看着一脸恨铁不成钢表情的茨木,捂着肝走进了召唤室。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只狸猫了。

阿妈她想上吊。 



美食祭时结界里终于有了,一片,闪闪发光,珍贵无比,的,酒吞碗。 

阿妈作疯癫状跪地滑行三百米来到她心爱的茨木跟前,把那一丢丢碎片举案齐眉,双手颤抖着。

我寮资质最老最成熟可靠的大妖怪,没啥表情,可阿妈看见他爪子上的球球,都吓掉了。

日子照样要过,可已经与往日完全不同了,阿妈想到自己即将拥有一个酒吞,茨木即将拥有一个挚友,就感觉自己足下生风,腰板挺得倍儿直,连脸上的光芒都白净了许多。

夜叉依旧是百无一用的二突子,在茨木面前活脱脱一个叛逆期的傻儿子,单亲家庭心酸多,阿妈看在眼里苦在心里。

所以,你能行的!只不过还差四十九个吞吞碎片!你要相信自己!爱笑的阿妈运气都不会太差!

那晚又出了个狸猫。


天邪鬼赤报告给阿妈,说他看见茨木形迹可疑鬼鬼祟祟地往召唤室去了。

阿妈提溜着狸猫就去了。

只见茨木暗搓搓看着那一片,闪闪发光,珍贵无比,的,酒吞碗。

专注得就像小学生屏息等待老师的表扬。

后来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天邪鬼赤报告,茨木白天带孩子,晚上就会偷偷来这里看酒吞(碗)。

一看看好久。

阿妈沉默了,阿妈哽咽了,阿妈流泪了,阿妈仰天长啸了——

你他奶奶的酒吞童子倒是快来啊!

07 Jan 2017
 
评论(36)
 
热度(90)
  1. 天命丶风流 转载了此图片
© | Powered by LOFTER